您的位置:超哥pk10冠军杀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鬼祖與洛璃
鬼祖與洛璃

pk10计划自动发群:鬼祖與洛璃

在一間幽暗的密室,一個絕色女子被綁在一張大床上,她的四肢竟然都被繩索給拉住……她的身材纖細,身著紫色的戰裙包裹著她豐滿的身材,少女的皮膚更加誘人,一塵不染,玉手垂落著,一頭銀色長發卻散落在肩上,更有幾分凄美之感,天下第一美人名不虛傳。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看到你的樣子真讓人迷醉啊,洛皇?!掛壞酪躔杖從執邢汾實納糲炱?。

  「我這是....在哪里?」

  床上少女微微動了動睫毛,不一會,終于勉強睜開眼睛,看到這周圍的一切忽然驚呼:「到底怎么回事?」那位陰鷲聲音的主人慢慢走向少女:「洛皇似乎忘記了三日前三大神族長帶著族人,總攻洛神族呢?洛皇以一人之力力抗三大族強者,那等風采令我好生佩服呢?!顧底乓恢桓煽蕕氖直忝狹寺辶У氖直凵?。
  「美!美!美!真是太美了! 真是有韻味!」老者不經感嘆道,然后更加貪婪的撫摸著洛璃的身體。

  老者干枯的手讓洛璃感受到皮膚上異樣的觸感,洛璃羞憤的說道:「拿開你的手!你到底是誰?還有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老夫乃一名散修,人稱鬼祖,當日看洛皇與三大神族斗的水深火熱,就不禁來摻一手,然后竟很幸運的劫到了當今第一美人洛皇您??!」鬼祖戲謔的說道看著洛璃的眼中帶有幾分狂熱。

  身為洛神族的下一任女皇,自然對各種各樣的強者有很多了解,鬼祖的名聲他自然聽說過,這位鬼祖擁有這地至尊大圓滿的實力,而且曾經從一個天至尊的追殺中活了下了,可以說是天至尊之下無敵手的存在,不過他卻是一位好色之徒,糟蹋過無數少女,被她玩弄的女人不下百位,而且每一位被他糟蹋的少女要么是凌辱至死,要么是從此神志不清變成瘋子。如果不是擁有著一身地至尊大圓滿的實力過硬,恐怕早被大陸上的人討伐了?!改悄臉灸??還有我的族人他們怎么樣了?」洛璃此時居然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處境,反而更加擔心起了牧塵。
  「哦!你說的應該是那個下位地至尊的小子吧,他可還真是厲害,居然憑著下位地至尊的實力戰勝了五位下位地至尊,最后更是帶著洛神族撤退,嘖嘖~~真是后生可畏??!」

  「太好了!」聽到牧塵沒事,洛璃的心瞬間轉悲為喜。

  「呵呵!是啊,不過洛皇大人接下來可就沒這么幸運了?!顧底爬險呱斐鏊炙撼蹲怕辶У惱餃?。

  「你在干什么,快停下??!」洛璃喊道。

  「洛皇大人,我不脫你衣服,又怎么玩你呢,您還是乖乖認命,讓我好好的玩玩你把!」

  布料一點點減少,洛璃肌膚觸碰到了空氣感覺更是陰冷,令她戰栗,她更加劇烈的掙扎著。其實像鬼祖這樣的地至尊想要解開一件裝飾圣物,單憑雄厚的靈力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了,但鬼祖更想看看洛皇慢慢走向墮落的樣子。終于戰裙落,洛璃身上只剩下胸衣、內褲、絲襪,那令天下男人為止瘋狂的完美軀體,讓鬼祖下意識的都咽了咽口水。原本高貴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瞬間變得性感妖嬈。鬼祖神念一動,整個密室瞬間晃動起來,原本綁住洛璃的繩索被慢慢拉動,洛璃的玉腿瞬間被分開一百度,洛璃整個身體慢慢立起來,然后房間的四面升起了幾個黑色的臺子,上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刑具,各式各樣的鞭子錯落有致的疊放在一起,還有蠟燭。此情此景甚是恐怖,讓洛璃不禁感到害怕。

  「你要干什么?」洛璃顫顫的說道。

  「你說呢?我美麗的洛皇大人!」

  鬼祖從身后的黑色臺子上,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球,球上面都是一個個大小相等的小洞,然后還有四根紐帶。洛璃看著這個黑色小球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發現這居然是一件極為不俗的圣物,鬼祖還沒來得及去想著件圣物到底是什么就將這黑色的小球直接綁在了洛璃的口上,洛璃想要掙扎卻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根本說不出話

  「這乃是老夫曾經機遇得到的一件中階圣物,能夠讓你在虐愛中封住靈力,身體變得極為敏感,還能增強你對性欲的追求,到時候任你是什么圣女都會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欲女!老夫可是憑借著這個東西才能與無數的女子交合的呢!它可是我最寶貝的東西,今天用在洛皇身上也不算辱沒了它的名聲!哈哈哈~」
  鬼祖忽然探身下去,竟然用骯臟的嘴巴直接含住洛璃的玉足并用舌頭舔弄著。

  「嗯嗯~~真香,不虧是美麗的洛皇大人?!孤辶Ц嶄詹啪艘懷〈笳?,此時靈力又被封住,不能用靈力來排除原本戰斗留下的汗味,再加上洛璃穿的絲襪,所以洛璃的腳上體味十分的濃郁,這在鬼祖這樣的色鬼眼里就變成了最美味的食物!

  鬼祖順著玉腿往上舔著,直到整條玉腿上都沾滿了鬼祖那惡心的口水,但此時這樣的洛璃又別具美感。洛璃也是在極力的掙扎著,在她的心的只有牧塵一個男人可以擁有她,除了他誰都不可以!身體一直反抗著,但如今她靈力已經都被封住,跟一個普通的女子沒有任何區別,又怎么會是這個老淫魔的對手?

  慢慢的鬼祖已經探索到了洛璃的神秘地帶,鬼祖隔著內褲用手指不斷磨著著洛璃的陰戶,揉捏著洛璃那粉色的小豆豆并拉扯著,內褲布料的絲綢與洛璃的肉體不斷摩擦,一種酥麻的感覺如同觸電一般充斥著洛璃的神經。鬼祖忽然用靈力震爆了遮擋住肉穴風光的內褲和胸衣,洛璃完美的身體便全部一覽無余展現在了鬼祖的面前,兩只玉兔圓潤而堅挺,豐滿并柔軟仿佛用手輕輕一捏就能擠出乳汁來。洛璃的小穴上光潔美麗,粉嫩嫩的,散發著處子的幽香,如同一個仙女洞一般散發著無窮的誘惑力,洛璃現在畢竟只有十七八歲,洞口一條細長的肉縫。鬼祖看到眼前的場景立刻伸出一只的手指,然后將靈力注入,緩緩進入洛璃緊窄的腔道中,里面已經有了一點濕意,手指在里面不斷攪弄著,靈力如果針一樣刺激著洛璃,嫩肉在收縮顫抖著,卻把鬼祖的手指包裹的實實的。

  鬼主將沾上淫液的手指伸了出來,在洛璃面前晃了晃。鬼主心中充滿了得意,抬頭看向洛璃精致的面容,想看到他淫蕩的樣子??扇詞目吹剿瘟成弦黃?,眼神里凝實的殺意,讓人感到冰冷刺骨。鬼祖頓時感到憤怒,自己多年的淫技既然在別人面前失手了,他一掌拍在了洛璃的肉穴上,直接打的肉穴變成紫紅紫紅的。

  「??!好疼!」洛璃不禁嬌呼道。

  洛璃現在畢竟只是平凡女子的體質,這一掌下來讓洛璃險些承受不住。
  「哼!不虧是洛皇居然這樣還能保持著神志清晰,不被淫欲給侵蝕,不過只有你這樣的冰美人調教起來才有意思!」

  說著鬼祖忽然拿出一根紫色的角,上面居然還帶有密密麻麻的小尖刺「這可是紫晶雷獸的角,成年紫晶雷獸可是擁有著天至尊的實力,而這枚角是我一次游歷,所遇到的一頭受重傷的紫晶雷獸,我使勁渾身解數才把它殺了,后來借助他的身體和造出了這個紫晶魔角。這角身上附帶著強大的雷屬性的能量,是最這世界上最強大的攻擊性武器之一,倘若把放入你的....嘿嘿?!構磣嬉跣暗男Φ?。

  說著鬼主將紫晶魔角,慢慢伸入洛璃的蜜穴中,魔角上強烈的能量波動讓洛璃下意識的往后縮了縮,魔角進入的蜜穴中,先讓洛璃感到了一陣陣的酥麻,接著就是強烈的震感,這種感覺如果十萬只螞蟻涌入穴中酥麻與震動,讓洛璃開始呻吟起來,但因為口塞卻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鬼祖看到后淫蕩的笑起來,然后居然伸手把洛璃口中的口塞摘下來,剛剛摘下洛璃就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鬼祖當然不是要放過洛璃,這時鬼祖忽然把紫晶魔角上輸送靈力,紫色雷電能量瞬間暴動起來,在洛璃的蜜穴中翻涌。

  洛璃被突如其來暴躁的雷能量給嚇到了,原本紫晶魔角只是有種酥麻的感覺,而現在這些暴動的能量卻仿佛要將洛璃的蜜穴撕裂了一般,這種鉆心的痛簡直讓人絕望。

  「??!??!快停下來不要?。。?!我....要死了! 快停下來??!」洛璃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痛苦的喊道。在這暴動能量的刺激下洛璃的蜜穴,不斷噴涌出粘稠的淫液。

  「小美女你不是很犟么?這么樣很舒服吧」

  洛璃的神志已經開始模糊了,又麻又癢又疼無法形容的異樣感覺和讓她變得迷離起來,眼睛不禁的往上翻白,此時就像一條死魚一般??謚朽潰骸蓋?..求...你,快...拿..走..它,只要你...拿走它...做什么我都愿意?!?br />
  鬼主自然不會真的讓洛璃這樣的美女就這么死了,他將大手深處洛璃的蜜穴將魔角的能量調小,伸進去的時候還不忘記在里面搗鼓一下。

  「洛皇剛剛說的話我可都聽到了哦,請洛皇千萬要聽話,不然我會再次讓洛皇享受一下剛剛的滋味的!」

  這是鬼主拿出兩根細針,竟然就這么直接的扎向了洛璃的乳頭,兩根戲針穿過洛璃的乳頭將乳頭固定在針中間的位置?!赴?..」洛璃發出一聲凄慘的呻吟,兩個乳房也起伏搖動起來,鮮血順著乳房往下流。鬼祖雙手攀上雙峰的兩側不斷揉捏著這豐滿堅挺的藝術品,時不時還拉扯著洛璃那被針插入的乳頭,挺拔的玉女峰和美臀圓潤的曲線異常誘人,讓鬼祖一陣心猿意馬。洛璃心中悲憤無比,但卻又怕激怒了鬼祖,「萬一他再用剛剛的....」

  「千萬不要動哦!這可是兩個根漲乳針,也是件好東西哦!洛皇這奶子,真是好??!」原本就十分豐滿的洛璃乳房又突然大了幾圈。鬼祖揉著洛璃碩大的乳房,看著洛璃凌亂的樣子,鬼祖險些要把持不住上去直接干她的沖動。但鬼主畢竟閱女無數,知道不能急于一時,要想讓洛璃這種美女真正的臣服,這些還不夠。鬼祖取來一個刑具,卻是一副木制枷鎖,把它枷在洛璃顫動的乳房上。然后按下木枷上的機關,木枷瞬間收縮起來。

  「啊……」洛璃再次凄厲地慘叫出來。幾股鮮血從插著針的乳孔中噴射出來,濺上了鬼祖的衣服。

  鬼祖再次按下機關,木枷再次收縮起來。

  「啊……啊……」又是幾股鮮血噴出,洛璃的頭左右晃動,痛苦地喘息著。
  這非人的折磨讓她眼前一陣眩暈,卻并沒有真正昏死過去。

  鬼祖本想再收乳枷,卻見洛璃的雙乳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也舍不得糟蹋了這樣一個絕色美人。于是取下木枷,抓住一根鋼針,猛地向外一拔。

  血箭飛出,凌璧兒渾身猛一抽搐,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

  又拔出一根鋼針。

  「啊……」洛璃只叫得這一聲,便無力地掛在刑架上,渾身如同從水里撈起一般滿是冷汗,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鮮血還在不停地從兩個乳孔中涌出。
  洛璃側眼看了看火盆中燒得通紅的烙鐵,伸手拿起一只?!肝依慈媚閿澇段薹ㄍ欽飫锏囊磺??!顧底?,把烙鐵逼進了洛璃的左乳?!缸套套獺辜逵偷納糲炱?,洛璃的再一次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而鬼祖卻覺得還不夠,拿出一個藥瓶從藥瓶中倒出粉末,然后狠狠的抹在洛璃的雙乳上?!赴?!...」繩索都在洛璃身體劇烈的晃動下顫抖起來。

  鬼主走到黑臺邊點燃了放在黑臺上的蠟燭,看著燃燒起來的蠟燭,洛璃仿佛已經明白了接下來自己將要面臨著,恐懼感再次蔓上心頭。

  「能不能...別用它,你放過我吧,我已經夠慘了!」洛璃幾乎是帶著懇求的語氣說道。

  「做夢吧,我要讓淫蕩的洛皇好好享受一下一個做女人的滋味!」鬼主毫無憐香惜玉之心,拿起了燃燒的蠟燭來到洛璃身旁,將蠟燭緩緩傾斜,蠟汁順著蠟身慢慢的流下來,洛璃已經下意識的閉上眼睛,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美膚就這么被殘忍的摧殘。此刻一秒的等待對于洛璃來說都是煎熬,蠟汁終于滴落在了洛璃的肩上,火熱熱的感覺刺激的洛璃,并帶有一點疼痛,洛璃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肌膚完好無損,而滴下來的油凝固在皮膚上。在洛璃還在詫異的同時,第二滴第三地第四滴........蠟汁不斷滴落在洛璃的皮膚上,而此時洛璃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快感,一種被人蹂躪的快感。

  「我怎么會這樣?難道我真的那么....」洛璃自問,「可惜如果這樣對我的是牧塵就好了...」

  洛璃越想越夸張,連洛璃也想不到平常一向冷淡的自己居然會有這么想法。
  鬼祖忽然再次站了起來,拿起手中的皮鞭開始抽向洛璃的嬌軀,皮鞭一下下如果刀子一般抽動著洛璃的嬌軀,每打一下,洛璃白皙的皮膚上便會留下一道紫紅色的痕跡。洛璃咬著銀牙強忍著,皮鞭所帶來的疼痛和魔角的快感折磨著洛璃的神經。洛璃終于抵抗不住了,開始慘叫起來,借此來緩解自己所承受的痛苦。但洛璃叫的越是大聲而鬼祖就越是興奮,更加用力的甩動皮鞭。

  「不要再折磨我了....」

  「哈哈哈,洛皇您的叫聲真是太美妙了,真是淫蕩啊,平時還裝什么高潔,原來就是一個賤骨頭!」

  「你...你簡直就是卑鄙無恥!」

  「賤貨,你居然還敢罵我!看我一會一定要讓你欲仙欲死,讓你成為我的胯下性奴,永遠泡在我的精液浴缸里!」

  鬼主忽然伸出手來,如同鷹抓一般抓向洛璃的小臉,把她拉向自己,殘暴的吻向洛璃,洛璃想要抗拒,小腳亂踢到鬼祖身上。而鬼祖直接甩手一巴掌打在洛璃的俏臉上,然后更加兇殘的吻向洛璃,吻到了少女冰涼的芳唇,這次感覺讓鬼祖欲罷不能,平常自己玩弄的那些俗脂艷粉跟洛璃這樣的絕色完全沒法比,簡直覺得自己以前都是玩了狗了。少女的香舌不斷躲避著,鬼祖的舌頭舔著洛璃的銀牙,終于鬼主抓到了洛璃的小舌,貪戀的吸吮著里面的甜汁。洛璃忽然想起「他剛剛不是還舔我的腳么?那我現在不是變相的親吻自己腳了?」洛璃平時就有潔癖,想到這更是覺得惡心。但在鬼祖近乎瘋狂強吻的情況下洛璃只能無力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差不多到時候了!」

  鬼祖兩眼赤紅的看著眼前的尤物,磅礴的靈力釋放出來,震碎了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了雄健強壯,肌肉虬結的身體,鬼祖將角先生取了出來,然后雙手撐開洛璃雙腿用手臂撐著,露出已經濕透的粉紅色還略帶血色的蜜穴,巨大猙獰的巨龍殺氣騰騰的抵在洛璃濕潤的花瓣上。鬼祖向前傾身,將洛璃的雙腿壓到了自己的肚臍上,肉體的碰撞聲不斷響起。

  「咦!你居然還是處子之身!啊哈哈老天有眼啊,我真是太幸運了!」其他不提單是洛璃的身體絕美容顏就足以傾倒眾生,而她的元陰更可以說是天下第一的大補之物,只要能得到他,那么困擾自己多年啊天至尊瓶頸也將得到突破!鬼祖不禁狂笑起來,覺得叫洛皇搶到這來真是自己一生中最明智的決定。

  「不要??!」當自己的處女身要被破時洛璃才終于反應過來。

  「求求你,快停下吧,不要破我的身??!」洛璃的眼角流落出了淚水,她此時想到的完全是牧塵「塵,為什么真正要我的人不是你呢?就因為當初我自己的矜持導致我把身體給了這個淫魔,塵我好后悔??!」

  鬼祖將肉棒在緊縮的陰道內攪動著,不斷用龜頭磨蹭著這張令天下男人都欲破之而后快的處女膜,「哈哈哈,那些天至尊們都不見得有的了我這樣的待遇呢,天下最美的女人居然最后落在我的手上?!?br />
  殘忍的凌遲,洛璃的理智已經被一點一滴的侵蝕。鬼祖也終于把持不住了,后退幾寸,然后奮力向前一送,狠狠的鑿穿他的處女膜。

  「啊~~~」下體的劇痛讓洛璃撕心裂肺的尖叫起來!

  一朵朵小梅花從二人交合處冒了出來,失身的落寞和痛苦縈繞在心口,洛璃甚至想如果此時失去或許也就是解脫了,不過卻真的對不起他了....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亦落。

  想誰,無言的淚。

  在洛璃仍沉浸在破瓜之痛中時,鬼祖卻仍然激流勇進,不斷的兇猛抽動著,「一百下....兩百下....五百下....」每一次一出一進每一次都會帶著洛璃的花瓣一開一縮的并且還帶出不少淫水,鬼祖的陽精液終于再次一股腦的噴涌出來,注滿了洛璃的小穴,并不斷的向外流出。

  洛璃意識已經模糊了,但鬼祖仍然意猶為盡,想到了洛璃的后庭,他將陰具從洛璃那已經被撐大的淫穴中拿出,而取而待之的是一個銀色的圣物:上面是一個像肉棒狀的金屬不過上面有一圈圈的條紋,下面像是一個裝液體的壺。器物進入洛璃的身體便發出一聲響,然后開始運作起來,肉棒狀的金屬一上一下的在洛璃的穴中抽動,而洛璃身體分泌出的液體居然都順著器物的器壁滑下流到了壺中。不過一會壺里的液體居然已經裝滿了壺的三分之一。

  「嘖嘖,洛皇你看看你的杰作,多么淫蕩??!來嘗嘗你自己的味道吧」鬼祖拿起了液壺,居然直接將其往洛璃的口中灌入。

  「唔唔唔~~咳咳~~」洛璃神志已經不清了,下意識的把這淫液咽了下去?!剛獾絞鞘裁炊??好惡心的感覺?!?br />
  鬼祖也是來到了洛璃的后庭,粗暴的將整個巨根直接插入洛璃比蜜穴更加狹小的菊穴里,菊穴被強行撐大,肉體撕裂而流出一絲絲血流,鬼祖感覺在這里面肉棒幾乎是寸步難行,但肉壁卻不斷擠壓著,溫暖著龜頭。讓鬼祖一陣暗爽,然后「??!」的一聲又再次射了出來。

  洛璃已經再也沒有力氣發出聲了身體不斷的在抽搐著,眼睛幾乎都翻白了。
  「來,含住它!」鬼祖托起洛璃的小嘴將碩大的肉棒直接塞入洛璃的鮮紅櫻桃小嘴里面,一只手抓住洛璃兩只高翹的巨乳,另外一個手扯住洛璃的頭發拉著她的頭一前一后的讓鬼祖泄欲?!膏圻凇圻?!」終于鬼祖再次發射了自己的第三發精華,在洛璃口中直接爆了出來,射的極多,灌滿了他的小嘴,從嘴角邊流出來,洛璃只覺得精液在嘴里翻騰,充滿了每一個牙縫間,就仿佛用精液漱口一樣。剛剛想用最后一點力氣把它們吐掉,而鬼祖卻又用腿頂住了洛璃的下巴,讓她只能這樣咽下去。

  好不容易咽完了,鬼祖也將肉棒塞上去,洛璃再次將他垂軟的雞巴含住?!改?.就..不..能..停...一...會..么?」鬼祖依舊絲毫沒有理會,這每一分每一秒對于洛璃來說都這么漫長,要不是心中的執念一直支撐著洛璃,恐怕洛璃早已經死了。

  鬼祖將堅挺的肉棒抽了出來,將龍眼對著洛璃的臉龐然后射出了一股股精華,粘稠的白色液體濺射在洛璃的頭發上,臉上,黏住她的睫毛,把她的眼糊住了張不開,然后慢慢滑下,匯聚在她小巧的下巴,再緩緩流下并順著脖子流向了她的乳溝里,傍人看來或許都認為這是一個淫蕩的欲女而不是絕代風華的洛皇。
  「我被顏射了么?」洛璃潛意識還在,心里這么想道。

  鬼祖終于也停止了,洛璃也是松了一口氣,然后就昏了過去......在她昏迷過去的這段時間自己又不知道被鬼祖奸淫了多少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