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哥pk10冠军杀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歌舞團里色狼多
歌舞團里色狼多

赛车pk10计划软件:歌舞團里色狼多

女孩名叫夏青青,家住大陸揚州,父母親都是揚州一所中學的老師,父母沒有給她太多物質享受,卻給了她一張漂亮的臉蛋和魔鬼般的身材,小時候,她就夢想成為一名出色的舞蹈演員。
  初中畢業后,她順利的考取了藝術學校,經過了三年嚴格的舞蹈訓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并被分配進了市歌舞團成為一名普通的舞蹈演員,但她的夢想卻難以實現,不要說出色,就連領舞獨舞都沒有她得份。
  在美女如云的歌舞團,她的姿色也是最出眾的,最令其它女孩羨慕和嫉妒的是她有一對有大有挺的乳房,在劇烈的運動和舞蹈時,它們就會上下微微的跳動,吸引來眾多男士的目光,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不能跳獨舞,雖然她出不了名,但卻引來了眾多的追求者,除了團里的男士,還有社會上的大款和富家公子。
  她住的地方堆滿了鮮花,身邊常常圍著一群男人,但為了她的夢想,她都一一的回絕了他們,就這樣,她還是引來了團里其它姐妹的嫉妒,大家都有意的疏遠她,還在背地里說她的壞話。
  幾個月前,團里排演一個大型舞蹈,準備參加省城文藝會演,這是青青唯一的機會,為了能爭到領舞的位置,她第一次主動去討好導演,當導演向她提出非分的要求時,她咬咬牙點了頭。
  那天晚上十點,她刻意穿了一身流行時裝,化了妝,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如約來到導演的宿舍里,這是導演在團里的宿舍,平時他大都住在這里,很少回家,他三十七八歲,在全國舞蹈界也小有名氣,因此在歌舞團有極大的權力,大家都去巴結他,討好他。
  歌舞團是一個美女成堆的地方,而他也是一條色狼,團里的大多數女演員都跟他有過一腿,青青一進歌舞團,出色的相貌和身材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曾經多次去勾搭她,都被青青巧妙地躲開了,從此,他就有意為難青青,盡管青青舞姿出眾,就是不給她表現的機會,這一次是青青主動送上門來,這樣的機會他豈能錯過。
  青青一進門就被導演抱在懷里,盡管她早有思想準備,但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還是讓她有些慌亂,她平生第一次被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她并不喜歡的男人摟在懷里,導演急色色的親吻她的臉,脖子和小嘴,一只手還隔著衣服摸捏她的乳房,慌亂中的她還能感覺到導演的雙腿間有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頂在她的腿跟上。
  青青被導演放倒,平躺在床上,導演趴在她的身邊繼續親吻她,揉摸她的乳房,口里還喃喃說著:“青青,青青,你真漂亮,我好喜歡你,”末了,他又伸手去撫摸青青的大腿,并摸到了她的雙腿間,隔著內褲摸她的小穴,青青不由得夾緊了雙腿,他就用一根指頭去挑逗青青的小穴,青青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玩弄,緊張的全身發抖,導演的挑逗她一點都沒有感受。
  導演爬起身來開始解她的衣扣,她則羞的緊閉住雙眼,任由導演脫光了她的衣裳,“哇,真漂亮??!”導演驚訝地的贊嘆她的身材,導演分開她的雙腿跪在那里,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雙手扶在床上,使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用他那硬硬的肉棒對準青青的小穴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下身被撕裂的痛苦使她不由得大叫一聲,哭了起來,導演也被她的叫聲嚇了一跳,她萬萬沒有想到青青竟然是個處女,在歌舞團里的女孩子能保持處女的可真是鳳毛菱角,這使他大感驚喜,當他看到青青的小穴里流出的點點的處女血時,就更加使他興奮,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鞍   ?br />  青青實在忍不住這巨大的痛苦,一邊叫,一邊不由得掙扎,但她怎樣也脫離不開導演的身體,導演一點都不知憐香惜玉,全然不顧她的叫喊聲,死命的抽插,青青的叫喊使他變得更加興奮,直到他滿足的在小穴里射出精液來。
  “啊,好久沒這么舒服了?!彼趴嗲?,躺在她的身邊,轉身摟住青青,“別哭,別哭,女人第一次都是這樣的,以后就不會了,”他一邊親吻,一邊輕輕的撫摸著她。
  過了一會兒,青青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導演對她說:“我不會虧待你的,以后一定會關照你,把你培養成一個明星。這次就讓你來領舞好嗎?”青青還天真的問道:“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
  “不會,不會,我怎么會騙你呢,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一定會捧紅你的?!?br />  不一會兒,導演就摟著她睡著了,青青挪開他的手,雙眼望著屋頂,下面還是很痛,想到自己為了成名而所受的屈辱,不由得又流出了眼淚。
  青青就這樣痛苦的經歷了她的第一次。唯一使她得到安慰的就是導演答應由她來領舞。
  第二天,她的下身依然很痛,這使她走路的樣子都有點變形,團里的人似乎都知道了她的事情,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大家都在背地里議論她,下午回到宿舍門口,她聽到同屋的一個女孩在說:“平時裝的挺正經,誰知也是個騷貨?!?br />  另一個說:“人家昨晚不知道有多舒服,你沒聽見人家叫的有那么淫蕩?!?br />  青青羞辱難當,低頭跑開,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打哭一場。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導演又叫她去了幾次,青青本不愿意去,但又想想,自己現在已經這樣了,也不能前功盡棄,咬咬牙還是去了。
  這幾次,青青已沒有了初次的痛苦,甚至在他插入時還會引起她的快感,正當她需要猛烈的沖刺把她帶向高潮時,他卻很快地完事,搞的她不上不下,十分得難受,但更令她難受的是在幾天后公布的彩排名單中領舞的不是她,而是謝夢,她當時氣的都快發瘋了,看到其它姐妹那種嘲笑的目光,想起自己這幾天所受的屈辱,她回到宿舍把頭埋在被子里狠狠的大哭了一場。
  晚上,她憤憤地來到導演的宿舍想問個究竟,可當他推開房門時見到的卻是兩局在床上翻滾著的赤裸的肉體,那男的是導演,女的便是謝夢,望著沖進來得青青,導演竟有些慌亂,而謝夢則得意地笑望著她。
  她氣得渾身發抖,狠狠的罵了一句:"你,你,你不得好死。"摔門而去,第二天她就辭職離開了歌舞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