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哥pk10冠军杀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亂欲之都
亂欲之都

极速赛车pk10刷水:亂欲之都

寒風猶如鞭子般抽打著世間萬物,世界發出如孩童凄厲般的呼嘯聲,翻飛的雪花在其中漫舞。

  但在這塊大路上,頑強的人們總能抵御它們,甚至有很多人可以在暴雪中前行。

  柔和的亮銀色光芒猶如一盞燈,驅逐寒風,讓肆虐的雪花透明如空氣,操作這個及其簡單魔法的是一個二十五歲的青年。

  他右手持細長看似一折就斷的長劍,劍尖便是光源,他寵溺的對旁邊的女孩兒說道:「安雅別著急,馬上就能到下個城市休息了?!?br />
  安雅是他的妹妹,十九歲,精致完美的臉上總是帶著一絲童真,由工匠精心打造的天藍色服飾貼在她玲瓏的軀體上,讓任何男人都垂涎三尺。

  之所以這樣安司徒學習了簡單的魔法和劍術,他覺得這次帶著妹妹出來做這個任務是個錯誤,離家太原了。

  不過自己可是個合格的哥哥,目前為止,哦不!以后我也是個合格的哥哥!
  想到這安司徒超安雅一笑,安雅也回以一個甜美的微笑,并開始向哥哥撒嬌:「到了下個城邦我要吃最好的東西,住最好的旅店!」

  ……

  進入城邦地區,安司徒收劍入鞘,眼前的城邦建筑風格迥異,其中高聳入云的黑曜石塔樓格外顯眼,這座城市看上去像傳說中的鬼城,但里面生氣盎然。
  也許是靠戰爭吃飯的城邦,不過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安司徒帶著妹妹前進著。

  門衛很快攔截了他們,顯然他們訓練有素,檢查再三他們放行了,城門打開確是一間占地百平米的鐵皮房子,安司徒嗅到了上面蘊含的魔法。

  「年輕人,要知道想出去可不簡單?!古員咭桓鏨磣虐咨放?,頭戴兜帽得人自言自語般的說著。

  安司徒示意安雅等一下,走到白袍人面前,拿出一袋金幣:「您看……」
  「我不要錢?!拱著廴送瓶?,然后嘴角上揚:「歡迎來到亂欲之都,在這里你可以為所欲為,甚至殺人,要離開很簡單,從你踏進這里開始你就被貼上了標簽?!?br />
  安司徒連忙打量自己,但并沒有什么變化,白袍人繼續道:「想出去就去征服一百個女人,或者榜單上排行第一的女人,當然那個小姑娘也算。完成這一切你們兩個就可以離開了?!?br />
  「你……」安司徒抽出腰間長劍,準備一劍戳穿這個歹人的心臟。

  突然周圍的空氣凝重起來,魔法的能量下一刻就能把安司徒撕成碎片:「年輕人,這里可不是你的地盤,先想想今天怎么活?!?br />
  安司徒咽了口唾沫,最終用力慢慢的把劍放回刀鞘,朝安雅擠出一絲笑容,然后領取了屬于自己的標簽。

  把它掛在自己胸前后,安司徒幫妹妹也掛在了衣服上,顯然安雅對這一切都很不滿意,然而更不滿意的是,哥哥在她眼上蒙上了黑布!

  「喂喂!」安雅用纖細柔軟的小手拉著安司徒的手:「回去我告訴父親好好教訓你一頓,你竟然欺負我!」

  安司徒把她的手扯下去,他從未對安雅如此嚴厲:「現在聽我的!」

  很快大門被安司徒打開,實際上這里看起來還不錯,只不過基本沒有什么人,大多都是全副武裝的衛兵。

  走過第一條街,安司徒立刻面紅耳赤起來,在街上竟然有女人公然含著男性的陰莖!

  還有很多男男女女都背著別人走,他們穿得破爛不堪,有的甚至被當成的坐騎,簡直不堪入目。

  看到一個公告欄,安司徒大致閱讀了一下內容,這個城邦依舊要用貨幣,當然你的貨幣也許是別人那里搶來的。

  下面甚至還有男奴和女奴的售賣價格,安司徒打了一個冷顫,看了看身邊的安雅,如果她離開自己一分鐘,那么就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了!

  但安司徒知道自己闖不出去,但是自己也不能真的去強暴一百個女性,安司徒看向了一個榜單……

  第一章:完勝第五榜單列出了男女排行各前五名,去挑戰男性得人屈指可數,至于女性去得基本都成了奴隸。

  但……安司徒放心不下妹妹這里太混亂了,就算在一個舒適的旅店中,安司徒依舊放心不下,但是也不能什么也不做??!

  拉著妹妹走了幾百米,終于看到了一個比較滿意的旅店,安司徒拉著妹妹走了進去。

  里面裝修奢華,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鋪著紅地毯,周圍潔白的墻壁上掛著各種美術品,大壁爐上掛著一顆致命野獸的頭顱。

  正對面就是有七個服務人員的柜臺,走到柜臺前一位服務人員禮貌的說道:「這里是決定保證治安的,收起您的野心,在房間內只要不損壞家具就可以?!?br />  這里治安很好,當然是對亂欲之都來說,安司徒定了一個大型的客房,租期五天,拿了鑰匙安司徒才解開安雅眼上的黑布。

  「哇!哥哥這里好棒,我們什么時候去吃這里的東西?」看著妹妹欣喜的樣子,安司徒真是不想潑冷水。

  「真可憐啊,一看就是剛來這里的?!?br />
  「對愛對啊,那女孩子看起來只有十六歲?」

  「這么好的孩子到了這里可惜了?!?br />
  「別說了!」

  安司徒狠狠的瞪著他們,顯然安雅還在興奮當中,并沒有聽到那些低抵細語。
  「嗯……你的確不能出去?!拐饈前菜就焦厴廈諾牡諞瘓浠埃骸竿餉婧芪O?,東西我會帶回來的?!?br />
  「我已經……」

  安司徒立刻打斷了安雅的辯論:「是大人了!但是你看起來就是個孩子!樣子還是行為!你被我和父母灌壞了!」

  安司徒直接出了房間,用鑰匙鎖好了門,這樣安雅就被反鎖在里面了。
  安司徒想過要聯系自己的家族,但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這就像你有價值連城的寶石,但卻沒人可以買起它。

  在肆虐的街道上,安司徒盡量去回避那些東西,尋覓著餐廳,安司徒也看起這里無處不在的公告欄。

  里面的內容很多,甚至還有探寶的賺錢任務,不過你超過了范圍,那么事先留在你身上的魔法就會殺死你。

  找到一家餐廳,要了幾個安雅喜歡吃的,然后又要了一些沒聽說過的餐點,最后又拿了幾塊甜點。

  等待十幾分鐘安司徒拎著大袋子走出了餐廳,一路暢通無阻,安司徒回到了旅店。

  「安雅?」安司徒試探性的叫了一聲,回答的寂靜:「好了!吃的我擺在桌子上了!」

  這間客房有一間不大的書房,現在那里大門緊閉,安司徒把東西擺好,狠狠吸了一口香氣,拿起了筷子。

  天天露營吃的東西太差勁了,到了最后烤野味都沒了佐料,現在……安司徒風卷殘云般的結束了晚餐,滿足的躺在了柔軟的床上。

  安司徒瞟了一眼書房,那里有一條縫隙,它立刻和上了,就像它從來都沒打開過一樣,安司徒笑了笑,知道妹妹的氣已經消了一半了。

  「好了好了,是我兇你不對?!拱菜就降鵠純聰蚴櫸浚骸傅飫锏娜販淺7淺NO?,所以先聽我的好嗎?」

  安雅露出纖細的手臂做了一個鄙視的手勢,走了出來。

  「好了別耍小孩子脾氣了,安雅我和你說的話……」安司徒不想在觸怒這個大小姐脾氣的妹妹了。

  安雅噗嗤一笑:「我沒有生氣,看你的樣子,不過這里怎么了?」

  安司徒沒有說謊但也沒有全說:「這里很混亂,也許你看著窗外就能看到有人被大卸八塊,最好拉好簾子,而且……」

  安雅眨著大眼睛等著安司徒繼續說下去,安司徒繼續道:「我們走不了了,我必須去做一件事,之后我們才能離開?!?br />
  「去找父親??!這塊大路上怎么會有這種地方,我要讓軍隊踏平這里!」安雅已經憤怒的開始吃眼前的美食了。

  「這幾天委屈你了,我要出去辦幾件事?!拱菜就剿蛋湛擠嘲罷邑笆?。

  安雅放下筷子滿是擔憂:「外面不是很危險嗎?」

  「我們必須回家!」安司徒說這句話里的時候語氣充滿了憤怒、無助以及堅定,安雅已經捕捉到了。

  「我能做些什么嗎?」安雅幾乎是問了一句廢話。

  安司徒搖搖頭什么也沒說,找到匕首后頓了一下:「當然,聽我的話,?;ず米約??!?br />
  如果真有什么發生,手無搏雞之力的安雅怎么?;ぷ約??但自己必須出去!
  ……

  排行第五的已經有八個人挑戰,已經全部淪為奴隸了,安司徒比較有信心,就算自己打不過也能逃跑。

  走完一系列的程序,安司徒見到了這個目標,她不算漂亮,對于安雅而然,但依舊相貌出眾,身材完美。

  她不是一個人來的,看她的衣著應該是個法師,果然是身居高位,不過為什么帶了很多人?

  「又來一個找死的!」法師揮了揮手,那些奴隸立刻一擁而上。

  步伐、目光、動作,全部都是不入流的莽夫!安司徒拔劍突刺向其中一個,那個人竟然傻到用拳頭來迎擊。

  突然金色光芒包裹了那個拳頭,竟然擋下了那一擊,隨后所有人都開始被魔法加強。

  被金色光輝籠罩的人們無腦的沖向安司徒,安司徒也不甘示弱,利用自己強大的優勢游刃有余的縱橫其中。

  利用自己的優勢安司徒正在瘋狂的消耗著法師的魔法,而安司徒甚至還沒有開始喘息,這簡直就是娛樂項目。

  找到機會,安司徒向后一跳,橫掃劍鋒逼退那些人,嘴唇微顫念動咒語,借用魔法安司徒繃緊腿部肌肉,一躍而起,直接飛過人群,直接來到了法師的身邊。
  安司徒已經看出來她很虛弱了,法師釋放魔法需要精神力,而一個強大的法師可以做到十天不睡覺。

  安司徒如同跗骨之蛆般緊貼這個法師,最終一劍劈碎了她的護盾,隨后一拳直接將她打翻在地。

  第五的實力也就這樣,沒有絲毫的挑戰,安司徒蹲在法師身邊看著臉色煞白的她:「把你的錢交出來,我要一半?!?br />
  「我給你90% 你把我帶到安全的地方?!狗ㄊσ丫貿雋俗約鶴敖鴇業目詿?。

  安司徒接過來拿走了一半,然后將另一半換給了她:「報酬很誘人,但是我還有很多事要做?!?br />
  安司徒走出去兩米,那些男人立刻圍了過去,安司徒自然知道他們要做什么,但是安司徒沒有回頭也沒有駐足。

  一群男人將她按倒在地,開始撕扯她的衣服,他們粗魯的揉搓著她的乳房,她剛想說什么別人的舌頭已經進入了她的嘴里。

  屈辱讓她眼中淚光閃爍,她的褲子被撕開了幾個洞,但是最終他們還是把它脫了下來。

  她立刻徒勞的加緊的雪白的大腿,但這樣只能讓他們更加的狂熱,他們一人掰開一條腿,其中一人用嘴隔著白色的內褲舔舐著。

  她扭動著身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盡量不讓自己叫出聲,她忍著喘息向安司徒求救:「求你救救我!你讓我做什么都行,我還是個處女,我不……」
  兩只手突然捏緊她的乳頭,讓她悶哼一聲,下身不住的顫抖著,但很快這些都停止了,她無力的癱軟在地上等待著他們進一步的凌辱。

  「處女?最大的那個兄弟,給她來個刺激的!」他們不光要輪奸她,還要讓她痛苦,所以他們準備直接進入正題。

  當她看到比一般人粗大一倍的陰莖后,恐懼讓她向后挪動著,但這些只是無用的掙扎。

  她身上最后一塊布料被扯了下去,僅剩下兩條袖子還在胳膊上,白色內褲已經被口水和淫水染濕,陰唇在下面若隱若現。

  那男子坐在地上岔開雙腿,她被強行掰開雙腿然后幾個人將她的腿向上拉,坐在地上的男人抱住她雪白的大腿,陰莖隔著她的內褲來回摩擦著。

  他在耳邊對她輕聲耳語,灼熱的氣息讓她的脖子向左縮:「低頭看看你的樣子,我的主人?!?br />
  突然不知道是誰提議道:「老大,我覺得應該那塊鏡子過來,讓她親眼看著?!?br />  「好!誰想出這個主意的!你第二個上!」然后他揮手示意讓他們去買鏡子,顯然是很大的那種。

  那個男子將她的內褲脫到膝蓋,用龜頭在陰唇來回摩擦,她一直仰著頭不想讓自己看到自己以這么羞辱的姿勢被別人凌辱著。

  鏡子已經搬來了,淫水已經浸染了整個陰莖,她被強迫的看著鏡子,她以羞辱的姿勢展示給眾人以及自己。

  她看著自己赤裸著身體,下身被來回摩擦著直淌淫水,雙加泛起潮紅,乳頭聳立著,她想閉眼或者扭向別處,但是她做不到。

  龜頭打開陰唇,慢慢的向里滑動,準確的說正在找機會直接突刺進這個緊致的肉穴中。

  「住手!」安司徒推開人群,手中的劍就指著這兩個赤身裸體男女的下體。
  被鋒利的劍指著下體,男人幾乎立刻就嚇傻了,直接將女人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這些人的頭子顯然知道惹不起安司徒,但是他們也不想輕易放棄:「我知道您要要她,但是先讓我們……」

  「是我!」安司徒用拳頭錘了錘那人的胸口:「現在立刻給我消失?!?br />  待所有人散去,安司徒扔給了她那條破洞的褲子:「待會兒帶去你服裝店,還有你真的是處女?」

  她認為安司徒要對那做那種事,但總比被一群人強暴好的多,但其實安司徒沒準備這么做,她緊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安司徒先說了一下自己在外面的身份,其實說出了名字后她就徹底震驚了:「您是……塔瑞安·杰森洛國王的兒子!您怎么會在這里?」

  「家族有任務,不經意間來到這里的,看你的樣子你應該是東方人吧?!購詵⒑諭滓約盎破し?,如果這么白的皮膚可以算黃皮膚的話。

  安司徒只是和她說話并沒有去看她,畢竟自己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換了一身得體的衣服安司徒告訴了自己救她的目的。

  「我雖然救了你,但是最好別惹怒我,即使你打我一巴掌我也不會憤怒,你知道的,你是聰明人?!拱菜就接猛駁目諼塹?。

  走到旅店門前,安司徒發現氣氛有些壓抑,于是輕咳了一聲問:「還有你的名字是什么?我感覺東方人的名字怪怪的,不過簡單,嗯?」

  「方藝雪?!狗揭昭┬∩卮鸕?。

  「好吧好吧,實際上我沒有看起來那么兇,只是突然來到這里,我有一個人要?;つ闃賴??!拱菜就教玖絲諂骸傅比晃抑皇遣幌M巖桓雒乒拮佑美磁鬮頤妹?,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這里的暴君,至少目前不是?!?br />
  這話說的一語雙關,方藝雪很聰明她點點頭沒有說話。

  ……

  「姑娘們來吃晚飯了!」安司徒非常高興看到安雅和方藝雪很融洽的聊天,這是妹妹被鎖在這里露出的一個像樣的笑容。

 ?。砩暇鴕九九揪捅恢鶻譴蚨鮮遣皇且釵伊?,嘿嘿嘿,說好的第二章開始,第二章開始是啪啪啪,預算是第三章基本是啪啪啪,第四章應該一點都沒有了,由于是蠢萌我需要考慮怎么寫,所以更新較慢見諒)

  第二章:蘿莉控

 ?。ㄕ庹驢贍鼙冉下?,主要鋪墊一下后面,以及引出幾個新人物)

  夜晚將至,我覺得找一個費用較低的旅店住下,因為距離目前這間旅店最近的就只有這個了。

  推開吱呀作響的木門,里面潮濕而且氣味難聞,安司徒不禁皺了皺眉頭,去問了價格。

  便宜的出奇,走在樓梯上,安司徒覺得五六個人在上面也許就會坍塌,客房里還算是勉強合格。

  「砰砰砰!」安司徒放下行李應了一聲過去開門。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穿著暴露的女性,她手里拿著一個小本子:「請您挑選一個女奴買走?!?br />
  「不需要?!拱菜就椒淺7錘姓庵滯葡侄?,準備關門。

  女人用手按住安司徒的手:「來這里得人哪有住店的,如果您不遵從規矩,那請您離開?!?br />
  安司徒經常有這種肢體接觸的禮儀,所有這么做也沒讓他有絲毫的波動:「我不知道,而且除非你們能把我打倒在地板上把我仍出去,否則我就住在這里?!?br />  不在保留氣度,安司徒拽開女人的手直接關上了門,安司徒幾乎立刻開始準備迎接戰斗。

  幾分鐘后再次想起了敲門聲,安司徒握住腰間的匕首應了一聲,然后慢慢的走到了門邊。

  安司徒猜測著門那邊是什么敵人,該怎么應對,幾秒后安司徒轉動門把手和開門幾乎一瞬之間完成。

  于此同時寒光閃爍的匕首高舉在手中,可以隨時格擋或攻擊,但安司徒頓住了,還是那個女人。

  她端著一杯果汁,一臉疑惑和恐懼的看著安司徒,有些畏首畏尾,然后似乎下了極大的勇氣才抬腳走進屋子里。

  安司徒警惕的接過果汁,看了看門外沒有人,才稍微安心,同時才注意女人已經把門關上了。

  安司徒準備譴責一下這個家伙,然后把她轟出去:「喂!你們就是這樣服務的,這……」

  女人突然貼緊安司徒,安司徒第一反應就是攻擊,但自己的皮肉并沒有被刺穿,自己其實完好無損。

  安司徒向后一步準備說什么,女人再次靠過來,安司徒繼續向后,直到安司徒的脊背撞到了門上。

  被女性這么緊貼著,胸前兩團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貼在自己身上,安司徒準備用行動來阻止這一切。

  女人突然環抱住安司徒的脖子,看著安司徒的眼睛,安司徒感覺面部發燙,她一頂能看到自己臉紅了,安司徒猛然驚醒,像個害羞的小姑娘般推開了這個女人。

  女人撲哧一笑然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剛到柜臺女人敲了敲柜臺:「他就是個強裝成熟的毛頭小子,可以來硬的?!?br />
  正在打瞌睡的男人點點頭,然后招了招手含糊不清的喊道:「阿彪出來干活了,2010號,錢少就全搶了?!?br />
  說罷男人又陷入了疲倦當中,帶那個叫阿彪的男子走后,女人走進柜臺趴在了男人的背上,聲音嫵媚:「昨天又和誰搞去了,這么無精打采的,人家又缺錢花了?!?br />
  男人依舊提不起性質,轉過身擺了擺手:「今天算了,待會兒那小子的錢給你,就算我給你的好吧,現在讓我睡一會兒?!?br />
  女人雙腿岔開坐在男人的腿上,用手伸進褲子撫摸著他的下體:「待會兒讓阿彪管,人家真的缺錢花了嘛?!?br />
  ……

  安司徒揮舞匕首逼他后退然后拉開距離拔出長劍,說時遲那時快,安司徒雙臂迸發出強悍的力量,右腿直接蹬碎了木質地板疾馳而出。

  長劍與匕首相撞,匕首出現了裂痕,隨即裂痕迅速擴散,在一聲呻吟后化為了碎片。

  接著是一個刺客通用、留活口的技巧,左腳穩住身體,右腳掃過阿彪的膝蓋,向前一步勾拳猛擊腹部。

  安司徒右腳剛剛落地,抽身離去,然后鬼魅般的繞到男人身后,雙拳并出,阿彪的膝蓋立刻彎曲。

  安司徒虛按住他的背然后用力一躍,空中翻滾并改變身體的方向,完美落地,阿彪跪在地上捂著腹部,腦袋幾乎快碰到了地面。

  太帥了!安司徒甚至在這一刻開始崇拜刺客這個職業,僅僅轉瞬之間,安司徒準備開始盤問阿彪。

  ……

  「嗯,??!」女人被突然的突刺插到了最里面不禁一陣的顫抖。

  男人揉搓著女人的乳房,時不時的撥弄乳頭,下身卻是不在動了。

  女人用雙腿夾住男人的腰,用手撫摸著他寬闊的脊背:「你倒是動啊,嗯…
  你不要捏,嗯哼…你……「

  男人時不時的用力捏她的乳頭,或是在她還未完全濕潤的陰道里猛地抽插一下,讓她無法說出一個字。

  「我要一間房?!雇蝗揮腥飼昧飼霉裉?,聲音平和且冰冷,并不為眼前看到的東西所尷尬。

  男人厭煩的說關門了,然后把怨氣直接發泄到了女人身上,張嘴用力咬著紫紅色的乳頭,下體一陣大力的抽插,讓女人淫叫連連。

  「嗯嗯嗯,你…嗯…有人……嗯哼嗯,??!」女人抱著男人的頭,自己伸著玉頸仰著頭,口中發出粗重的喘息和嬌喘。

  那人再次敲了敲柜臺:「我要一間房?!?br />
  男人直接過濾了這句話,下身依舊迅速抽插,嘴挪到女人耳邊呼著氣:「讓別人好好看看你放蕩的樣子?!?br />
  男人用舌頭刺激著她的耳朵,然后一邊抽插一邊將女人的雙腿抗到了自己的肩上,這一過程讓女人的淫叫更是大聲。

  「我說了我要一間房,我不想再說了?!?br />
  女人的下體發出了咕嘰咕嘰的聲音,身體因興奮而輕微顫抖著,雙手揉搓著乳房已經忘了面前還有一個「觀眾」,完全沉寂在快感之中:「嗯嗯哼嗯…快…
  嗯…以及…嗯哼…有感覺了!「

  這次敲打柜臺的聲音更大了:「最后一次,我要一間房?!?br />
  聲音冷利而平和,但讓人聽起來就一陣頭皮發麻,當然對于激情中的男女來說這聲音來自千里之外,他在說什么?

  女人豐滿的乳房隨著男人的動作舞動著,男人放緩抽插的動作準備換一個姿勢,于是抱起了女人。

  女人配合的用腿加緊了男人的腰,然后摟住了男人,兩人熱吻在一起,互相交換著唾液。

  正當兩人沉寂在性愛中時,男人突然松開了雙手,下體還未拔出就直接跪倒在地,他脖子的左側多了一個血窟窿。

  女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立刻推開尸體,盡量與剛才還在與他做愛的男人,哦不,那男人的尸體保持距離。

  女人此時才看向柜臺前的,他穿著一身刺客的衣服,特質的兜帽讓她只能看到她的半張臉,他正用抹布擦著袖劍上的鮮血。

  「很抱歉打斷你們的交易,我現在要一間房,還有如果官方來人??钅愀禿?,這是酬勞?!顧蛋漳僑私該蹲曄譜韉幕醣胰栽諏俗雷由?。

  女人戰戰栗栗的站起來,發現雙腿有些無力,因為剛才做愛的余韻,還有就是恐懼。

  辦完了一切女人坐在了椅子上,用紙巾擦干凈了身上的血跡和一點淫水,然后找了一件衣服。

  「喂!」安司徒將阿彪直接扔在了地上:「我已經把他搞定了,希望你們別來打擾我?!?br />
  沒有人?安司徒聳了聳肩,然后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亂欲之都較為中心的位置,其中一棟三層高裝有華麗瓦片大房子中,三樓的臥室窗簾緊閉。

  「媽的!你個混蛋!有種過來我和單挑!」年輕男子試著掙脫捆在身上的繩子,但繩子依舊緊緊的捆著他,絲毫沒有松懈,就像……

  「就像一張小嘴吸著我的龜頭一樣!」一個肥胖的男子,身下壓著一個年紀僅有十七八歲的女孩兒,女孩小穴周圍流出了她純潔的見證。

  繩子如同蟒蛇捆著他的身子,讓他感到絕望與窒息,他咆哮著雙腿瘋狂蹬著地板,但只能用怒目圓睜的眼看著自己的妹妹被侵犯著。

  女孩兒身上已被汗漬染濕,有自己的也有其他人的,每一次的抽動都讓她顫抖不已,被捆綁的雙手因屈辱和疼痛緊握成兩顆拳頭。

  在大力的抽動幾下后,肥胖的男人將自己的精液注入到了這個女孩兒的身體,滿意的拔出了陰莖。

  「你!我要殺了你!」男子咆哮著他恨不得喝干眼前這個畜生的血:「不是現在,不是明天,以后我會讓你生不如死?!?br />
  肥胖的男人寵你了摸了一把男子妹妹的臉:「不是現在,也許就是明天,以后也許你不會想的?!?br />
  男子捏著女孩兒的下巴,強吻上去,然后在她耳邊輕語:「記住這幾次,你這么棒,也許是十幾次都要歸功你哥哥?!?br />
  女孩兒驚恐的搖著頭,眼淚奪眶而出洗刷著她緋紅的面頰,男人用手游走到了她陰蒂的位置一陣撥弄。

  女孩兒挺著腰,完成了一個優美而誘人的曲線,高潮過后女孩兒癱軟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

  但這只是十幾秒的時間,突然她倒抽一口涼氣,痛苦的呻吟一聲在咕嘰咕嘰和啪啪啪的聲音中痛苦的叫喊著……

  ……

  肥胖男子終于終止了他的暴行:「我這個人一直言出必行,現在我要好好休息了,也許這個月我都不會享用你妹妹了?!狗逝幟兇硬糧閃俗詈笠壞憔海骸傅比?!只有一個月!」然后在女孩兒發腫的陰部上拍了一下。

  女孩兒現在腦袋一片空白,似乎已經走到了瀕死的狀態,她只知道自己非常痛苦,其他……一片空白。

  「嗯……雖然您剛剛享受過,不過遵從您的意愿?!掛桓鏨聿鳥厚壞吶慫檔?,她三十歲左右但臉蛋和身材無可挑剔,加上她的金發和一身白色的禮服,宛如冰美人一樣楚楚動人:「在外面她應該是大勢力的女兒,年紀二十左右?!?br />  「二十?勉強可以接受,是不是處女呢?」實際上他非常在乎年齡和是否貞操還在,面容和身材就算差一點也沒關系,但出身在大家族里應該差不了。
  「應該是處女,沒有魔法呈相資料?!古思絳ǖ潰骸改囊饉際??」
  肥胖的男子揮了揮手:「好了好了晚些再去扮,你看起來,嗯…的確比其他女人要年輕很多,但還是太『老』了。所以我覺得你應該找個合適的人來當我的助理,或許……」

  肥胖的男子眼中立刻閃爍起了期待的目光:「現在拿上你今年和明年的工資滾蛋吧!我實在是看夠了你這個老女人!」

  臥室之中男子已經喊啞了嗓子,他痛苦的針扎著,看著自己的妹妹如同一只離開水的魚般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渾身赤裸。

  嘭!肥胖的男子推開了大門,面帶和善的笑容看著墻角的男子,仿佛自己是來拯救他們的:「現在你的妹妹升職了?!?br />
  第三章:起死回生早上安司徒如同往日一樣練習魔法和劍術,魔法也就是鞏固一下,劍法才是安司徒最看重的。

  人身體的極限力量沒有人知道是多少,但安司徒了解他的家族甚至別的家族,都有自己獨特的傳承,身體比一般人強悍是一點。

  安司徒的家族擁有一種力量,這種力量敘述的很模糊,甚至只有一句話: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涌現光明。

  這種力量和圣騎士們擁有的力量有些相似,治愈的力量和提供不竭的力量,他們的力量來源于血統和信仰。

  安司徒依稀記得自己小時拿著木劍和一個老者練習,然后就是圣騎們,長大后三年左右的時間偶爾學習一下刺客的劍術。

  基礎,懷著信仰戰斗,還有如何用盡方法贏得一場戰斗,這些讓安司徒現在依舊受益匪淺。

  走在去餐廳的路上安司徒看到了一個刺客,渾身烏鴉羽毛般漆黑的皮衣,幾乎不摘下去的兜帽……

  在我印象當中是白色的,那個逝世的刺客說所有刺客都是那樣的,一身白色布衣,左肩披掛紅色齊腰長的披風……很鮮亮,不像刺客。

  思緒過后安司徒來到了昨天的餐廳,吃了早飯看了一下天空,應該還沒起床,安司徒決定先去看下榜單。

  這就像約戰一樣,基本都是灰蒙蒙的,只有男性榜單的第一亮著,接下來安司徒決定逛逛這里。

  亂欲之都中心。

  「不不不!」男子凝視著自己的妹妹,眼中的怒火以及吞噬了心中的那個惡魔:「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就算付出什么代價,我以后會殺了他!」

  妹妹倒在哥哥的懷里放聲痛哭:「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沒辦法的!我們都……」

  「都要活著!」哥哥抱著妹妹幾乎心碎:「你和我,都要活著出去,對不起……我,我沒法……沒辦法……」

  哥哥擦干眼淚,拍著妹妹的脊背:「好了好了,我盡量找到一個好辦法,你受委屈了?!?br />
  他何曾不想撲倒在別人的懷里痛苦呢,他何曾不想和那個惡棍一命換一命呢?
  但自己的妹妹就只有自己了,但……

  幾近正午,安司徒拎著食物扣響了安娜所住旅店的門,開門的是方藝雪,自己的妹妹竟然還在睡覺。

  準備完畢安司徒和方藝雪并排坐下,拿起一塊點心問:「你都會什么魔法?」
  方藝雪放下筷子伸出了兩個手指:「輔助魔法和雷電魔法?!?br />
  很正常的法師,安司徒對這個不怎么在意:「那么瞬間爆發的輔助魔法,能連續長時間的爆發嗎?」

  方藝雪思索了一下,可愛的皺起眉頭:「爆發?輔助魔法還有這個?」
  安司徒一口吞了點心靠在了沙發上:「待會兒去競技場給你表演一下,你先吃飯吧,回答我幾個問題就好了?!?br />
  方藝雪吃了幾口,然后回頭看了看安司徒,然后又沒吃幾口再次看向了安司徒,來來往往四次。

  「哈哈哈!」安司徒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好了好了,等你吃完再問!我沒那么恐怖,目前為止你做的不錯?!?br />
  安司徒聽取了方藝雪的意見,自己能打贏第一的機率只有三層,雖然急于求成但安司徒也還算冷靜。

  競技場安司徒包了一個非常小的臺子,看到兩人不是決斗的,觀眾也都去別的擂臺圍觀了。

  安司徒表演了自己的七種所謂的爆發輔助魔法,看完之后方藝雪嘖嘖稱奇:「這太不可思議了!輔助魔法不可能注入人體,所有魔法基本都不可能!」
  寶劍入鞘,安司徒一臉疑惑的看著方藝雪等著她解答,方藝雪回憶著知識然后含糊的解釋了一下:「嗯,我記得在哪本書上看過,是,是一種人體的升華…
  …瞬間吸收釋放的魔法能量,然后用于瞬間的爆發……和,和什么?「
  方藝雪甩甩頭,然后用手指隨意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總之祖上的血統很好,可以說是無波動魔法師?!箍醋虐菜就揭渙騁苫蠓揭昭┘蚧艘幌攏骸婦褪潛鶉絲床懷隼茨慊崾褂媚Х?,熟練運用是可以達到你預期的效果的?!?br />
  當碰到那種防御固若金湯的敵人時,安司徒的一瞬爆發無法擊破防御……
  「哇!他來了!他來了!」一個女仆打扮的女人失態的喊了起來。

  是那個刺客!安司徒立刻退出了擂臺,甚至沒聽到方藝雪的呼喊直接來到了觀眾席。

  對方也是一個刺客,不過是一個著裝如自己記憶中得女刺客,不過顯然上面鑲嵌著寶石,以及金絲的繡花。

  「哇!太帥了,就是每次都沒有我想看的清潔!」剛才那個女仆依舊興奮的說著。

  「喂喂!」他身邊的男人用胳膊戳了戳她:「你和我平等不代表你就是我的親人,別在這丟人!」

  女仆立刻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一臉嬌羞,像貓一樣蹭著那個男人結實的肩膀:「你在床上也很丟人?!?br />
  安司徒沒有再聽他們的挑逗,不過在這里,也能找到愛?是吧,剛才那個所謂的主仆關系的男女。

  突然,交鋒開始了,這時方藝雪才姍姍來遲,安司徒早就為她占了一個位置,不管她喜不喜歡看。

  安司徒直接過濾周圍的聲音觀看起比賽。

  雙方的長劍對峙在一起,好像在說著什么,突然女刺客的袖?;順隼?,男刺客向后一跳,以駭人的速度將對手的劍刃打飛。

  差距非常大,但兩個人又說了什么,女刺客主動進攻,速度和爆發力的連安司徒的眼都過不了,一個簡單的連招可以直接殺了她。

  男刺客袖劍彈出,如同靈蛇般的手臂一道殘影劃過,女刺客的突刺到一半的袖劍應聲折斷。

  安司徒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只是基本的招式,如果動起來,不!就站在那里女刺客一秒就會被送下地獄。

  說了幾句什么,男刺客勃然大怒,短劍直接刺向女刺客的喉嚨,女刺客袖子中出現一柄斧子,立刻抵擋,險些被洞穿喉嚨。

  短劍立刻改變軌跡劈了過去,女刺客下身準備移動,男刺客左手擊飛斧頭,右手順勢松開短劍按住了要移動的女刺客。

  一個華麗的按背翻滾,在半空精準的接住了斧頭,女刺客太慢了,做應對措施的時候,斧頭已經深深的咬入了她的肩膀。

  安司徒記著,出其不意,用袖?;蚪幼∥淦?,在力量逼迫敵人彎腰的同時,直接將劍刃刺穿他的腸胃。

  刺客身后的披風不是耍帥用的,當然除了左肩紅色的披風,不過這場戰斗沒有什么看頭。

  「嗯?你不是女仆啊,那你是他什么人??!」那個女仆指向了安司徒。
  安司徒也扭過了頭,方藝雪竟然和她聊起來了,安司徒差了一句:「我妹妹的朋友?!?br />
  「妹妹!哇!那是不是和我一樣的年齡??!」那個女仆好奇的問道。

  女仆的主人朝安司徒一笑,他的年齡比安司徒大幾歲,但滿頭的銀發和深邃的目光讓他看起來有些顯老。

  「你好,我叫斯諾克·瓦德森,一年前來到這里的?!雇叩律斐雋聳?。
  安司徒握住了他的手:「安司徒·杰森洛,幾天前來到這里的?!?br />
  「杰森洛……」瓦德森思考半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眨著眼,用力晃動著他的手臂:「我去過你們的城市!去參加我哥的圣騎士儀式!」

  安司徒和瓦德森相談甚歡,于是四個人來到了一家靠近城市中心的飯店。
  酒過三巡,瓦德森和安司徒卻都沒有什么事,但抱著嘗嘗心態的伊妮德卻是爛醉如泥了。

  「恕我直言,這里非常的混亂?!顧擦艘謊凵肀叩囊聊蕕攏骸肝揖人氖焙蛩丫闃?,但最后我們還是……相愛了,有些不可思議,我現在都覺得不可思議?!?br />
  瓦德森喝了一口烈酒繼續道:「你要小心,就在這附近有一個大勢力的人,他專注這些二十歲以下的少女,當然就算是女人照收不誤?!?br />
  少女和女人……安司徒感覺在這里還有幾個少女?據自己所知有兩個,或許現在又被騙進來一個。

  「說實話,我經歷了這一切,我想,我想打垮這個勢力,這里雖然黑暗,但是在這里能被稱為殘忍的事情……」瓦德森黯然神傷看著喊著胡話的伊妮德:「我想……」

  安司徒是明白人,他只是搖了搖頭:「你現在得到了你想要的,我不想冒險,你說了,但我們孤立無援,我可以受傷,但是!在這里我還有個妹妹,在亂欲之都!」

  「在亂欲之都不只有黑暗!」一聲不協調的低沉而響亮的聲音讓所有人一驚。
  倒在包廂門口的是著裝暴露服務員的尸體,是那個刺客!他正在纏著自己?
  那個刺客輕笑著,所有人凝視著他,安司徒多希望光線可以射進兜帽,然后看到他的臉。

  刺客和上門,安司徒幾乎要拔劍暴起,突然刺客摘下了他的兜帽,安司徒瞠目結舌,時間仿佛凝滯了。

  安司徒仿佛被拽回了多年之前,那個身患重病的刺客,他死了!甚至還有墓碑,那張陌生而熟悉的臉就在那兒!

  「你……你還活著!」安司徒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道。

  第四章:精靈之血「當然?!顧俅未狹俗約旱畝得保骸改忝塹畝曰拔葉繼攪??!?br />
  所有人都看著安司徒,安司徒愣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轉而問道:「你怎么……我是說當年為什么?」

  他摸索著長滿胡子的下巴,然后把頭轉向了瓦德森:「不錯,說說你當初為什么救她,還有你為什么有剛才的想法?」

  瓦德森看了看安司徒,安司徒一臉無奈,瓦德森又余味深長的看了看伊妮德:「我混在這里除了戰斗,還和很多人有了交集。我見到了伊妮德,由于年齡和自己相差不太大,氣質和相貌出眾,就多看了幾眼。然后我路過西杰的房間,聽到了……」

  「安司徒?!顧諏絲兆諾囊徽乓巫由希骸改愫芙魃?,但是,謹慎的不是地方,你會害了她的?!?br />
  安司徒眉頭微微一皺,但他知道,但他也改不掉:「祭?我是說你的真名字是什么?」

  「叫這個就好?!辜雷邢復蛄苛朔考淅锏拿扛鋈耍骸赴菜就?,你的父親認為女兒需要呵護,你同樣也是。但是安司徒,沒有你昔日每天的渾身淤青,你現在是這里最弱的?!?br />
  所有人都詫異了,三個人同時看向了伊妮德,祭拍了拍桌子:「伊妮德?看來她睡著了,每個人都有閃光點,她年齡小,而且看起來柔柔弱弱,但她精通弓箭和火槍?!?br />
  祭話中有話:「安司徒,如果你永遠都是六歲,你的父親離開的時候你會怎么樣?」

  安司徒低頭看著地板,眼中閃爍著迷茫與急切,祭則是給出了最后的忠告:「你的父親曾經說過,逆境中才能成長,沒經歷過逆境失去堡壘……那將隨波逐流!」

  看著沉思中的安司徒,祭單獨把瓦德森拉到了一旁:「我注意你很久了,現在我們來說說正事?!?br />
  ……

  瓦德森緊握祭送出的匕首,他不住顫抖的手因為憤怒而無法停下來:「那個畜生!」

  祭看了看一邊坐立不安的方藝雪,然后壓低了聲音:「先去看看我的團隊,然后說服安司徒,打垮他我有我要的東西,你有你要的東西。血脈沒有成與否,你是圣騎士家族的人!」

  ……

  「一千萬!」一只結實的手臂高高舉起,爆出了讓人驚疑的價位。

  「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一千萬成交!」

  所有人都不明白,價碼最多一百萬,那就已經是傻到算不清一加一是幾了。
  這里是亂欲之都的人口拍賣場,當然也會拍賣別的物種,比如用來乘騎的動物,還有就是森林的寵兒- 精靈。

  現在拍賣的就是一個女精靈,不過她不怎么獨特,精靈無論男女相貌身材都很完美,但是山外有山,在精靈里她只能算一般般。

  「哎!」一個衛兵看著剛才花一千萬拍下女精靈的人,和身邊的伙伴低語:「這就是那個用巨劍的!運氣太好了!暴發戶一個,你看看,都傻了!」

  另一個也隨之復合:「就是!花幾萬就能買走一個極品女人,精靈有什么好的?!?br />
  「那是你沒玩過!哈哈哈?!?br />
  「滾!」

  剛才的男人穿著皮質馬甲,大部分結實的肌肉露在外面,臉上有一道淺淺的疤痕,嘴里叼著樹葉大踏步的走在鵝卵石小徑上。

  「加爾納林大人!」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一臉討好的走到了加爾納林身邊:「太謝謝你了,一只照顧我的生意?!?br />
  加爾納林瞥了一眼身邊的老頭,從口袋里掏出了十枚晶體塞進了他的口袋:「付款了,我要求給她換身衣服,我親自來換?!?br />
  老頭連連點頭:「好的好的!我立刻讓最好的工匠送來他最得意的作品!來人!去找最好的衣服來!」

  「好了,前已經給了,你可以走了?!辜傭閃鐘行┎荒頭車乃擔骸敢路腥慫凸ゾ禿??!?br />
  老頭突然一臉吃了魚刺的表情:「???不會立刻送過去的,要幾個小時,送過去?」

  加爾納林吐掉口中的樹葉,把雙手搭在老頭肩膀上:「我說送過去就照做,我喜歡使喚別人,懂?」

  看著老頭愣了幾秒,加爾納林放聲大笑,然后走進了單獨的包廂當中,這些都是給付賬了的有人會立刻「使用」。

  來到一間漂亮的兩層小樓,加爾納林用鑰匙打開了房間門,房間內的陳設加爾納林非常熟悉,直接坐在了松軟的沙發上。

  「喂!你應該會泡茶吧!」加爾納林看向了穿著破爛的女精靈:「待會兒泡完茶你去洗澡!」

  也許因為加爾納林長相彪悍,女精靈半天沒有動作,直到加爾納林咳了一聲她才開始動。

  精靈慌亂中也沒有洗手,匆匆的泡了一壺茶,然后端到了加爾納林的面前,此刻她才注意到了自己的手弄臟了漂亮的沙壺。

  加爾納林看著躊躇的精靈,站起來一把奪過了茶壺和茶杯:「我不是那么刁鉆的人!洗澡去吧!」

  精靈小心翼翼的去了樓上,本能的拉上了簾子,但是這有什么用呢?

  「好了好了!」加爾納林扔給了那個人一個金幣:「放好衣服快走!」
  精靈在水池中抱著雙腿,她從未感到如此恐懼,自己正在采藥就被打昏了,而且還被打了一頓,現在馬上自己的貞操就不保了……

  人類怎么是這樣的?精靈認為自己比所有種族高貴一等,所以面對人族的結交只是保持互不侵擾的態度。

  但……她抱的更緊了,長滿金色長發的腦袋扎進了水池中,這能讓她暫時忘記將要發生的事。

  洗完后女精靈披著浴巾下了樓,濕潤的金色長發別在耳朵后,細嫩的粉色皮膚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嬌嫩欲滴。

  加爾納森微微一愣:「你應該還沒有和別人上過床吧???」

  女精靈微微點了點頭,加爾納森站了起來握住了背上巨劍的劍柄,幾乎要拔劍了,但突然想起什么放下了手:「把浴巾扔了!」

  說罷加爾納森去拿衣服,拿著衣服直接把精靈的浴巾車了下去:「真是麻煩!」
  精靈曼妙的身姿裸露了出來,堅挺的雙乳屹立胸前,無毛的下體是饅頭狀的,她條件反射的擋住了私處。

  加爾納森在她周圍走了幾圈點了點頭,然后用雙手按在了精靈光滑的背上。
  女精靈一顫,但又不敢動只能要著嘴唇。

  「喂!放你一點血?!辜傭繕嬉獾乃盜艘瘓?,好像他在和待宰的羔羊說話一般。

  聽到這句話女精靈第一次說話了,而且立刻遠離了加爾納森:「不,不要殺我!」

  加爾納森啐了一口:「喂!我要殺你早殺了!我花了一千萬!你過來!再拖一會兒我放完血就忍不住了!」

  「你過來??!」加爾納森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一臉驚恐的女精靈。

  加爾納森一躍直接跳到了精靈身邊,把她按倒在地,把衣服扔在了她身上:「快穿好!路上和你說!」

  在完成之前,他可不想靠下身像問題,但下體的確有了生理反應,但也只能忍著了。

  ……

  「馬上就到了?!辜來磐叩律吹攪艘惶跣÷?。

  「二十多人?」瓦德森看著眼前捉摸不透的人,但他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上。
  祭點點頭:「別小看那個胖子的勢力?!?br />
  一路無言,來到一棟一般般的兩層小樓前祭敲了敲大門,從里面傳來了一個隨意的聲音:「進來吧!」

  祭打開門瓦德森跟著祭一同走了進去,但瓦德森幾乎立刻把頭扭到了一旁。
  「哎!」加而那森推開了撲倒在自己懷里的女精靈:「祭,你來的正好,幫我看看這個精靈的血可不可以!」

  剛才女精靈看有人進來了,自己渾身赤裸,想也沒想直接撲倒在了自己主人的懷里。

  祭走向了瑟縮的精靈,在粉色的皮膚上劃了一道刀口,精靈本能的縮了縮手臂,但其實并不怎么疼。

  祭點了點頭:「她的血統很好,不過你別太貪心,煅住按階段來,這血液我給七分?!?br />
  「精靈!」瓦德森此時才看向了裸體的精靈,雖然在亂欲之都縱橫一年,突然看到精靈的裸體,瓦德森也有一瞬間的不好意思。

  加而那森借著性子直接拔出了背上的巨劍,一瞬之間,巨劍在他手里輕如鴻毛,立刻在精靈背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刀口。

  精靈咬著嘴唇不讓委屈從口中爆發出來,其實刀口很淺,只有火辣辣的灼熱感,但她何曾受過這種待遇。

  「想叫就叫?!辜傭巧婧罌醋漚H猩系南恃肓司藿?。

  然后他左手亮起了柔和的金色光芒,加而那森的手撫過精靈的手臂和背部,傷口立刻愈合了,就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你是牧師?」瓦德森是圣騎士家族的一員,對于牧師的治療光波和圣騎士的治療光芒非常敏感,而且眼前這個放蕩健壯的家伙,怎么可能是牧師。

  加而那森準備回答,突然那個精靈抽泣起來,摸樣讓人憐惜不已。

  「我不會逼你和我上床的,你別哭了!」加而那森直接打斷了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不過我不會大發慈悲放你走,你只要做做家務就好了?!?br />
  精靈卻直接放聲哭了出來,那原本悅耳的聲音在此刻讓人聽起來心碎,加而那森一皺眉頭:「屋里談屋里談!處女真麻煩!」

  ……

  「現在同意已經晚了?!刮鶻蕓醋鷗詹嘔共環擁哪兇櫻骸肝乙評?,洛爾薩!」

  洛爾薩渾身顫抖著,雖然他恨的要上去打他一拳,但是他不能,但現在是一個抉擇,要么看著妹妹被傷害,要么……傷害別人!

  「想好了嗎?」西杰用自己的手在洛爾薩妹妹的胸部來回游走:「我現在還在懷疑你是不是男人,或者說你沒有生育能力?」

  「哥,不要!」聽到妹妹的勸誡,洛爾薩再次動搖了。

  西杰就是喜歡看這些人的模樣,西杰撐起嘴角的肥肉,右手游走到洛爾薩妹妹的裙子下。

  毫無準備的瞬間插進了她還紅腫的小穴中:「里面還很干呢,洛爾薩,快點選擇吧?!?br />
  杰西開始慢慢的摩擦她粉紅的肉壁,享受的看著洛爾薩的模樣,然后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聽到妹妹的呻吟,洛爾薩幾乎就要那么做了,但是看著妹妹的眼睛,他不能!
  杰西感到身旁這個女孩的陰道已經濕潤了,但洛爾薩基本已經決定了,杰西抽出手指,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你惹惱我了,等幾天我要讓你好好看看,現在只是個演示!」

  杰西把三根粗大的手指硬生生的塞入了洛爾薩妹妹的陰道,摸著里面的紋理,杰西開始暴怒的轉動手指,用力戳著肉壁。

  女孩雙腿打著纏,忍不住的呻吟著,雙手捂著小腹靠下的部分,疼痛和刺激感刺激著她的神經。

  「??!」杰西突然把三根手指全部插入了她的小穴,她雙腿一軟直接爬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昨天做太多了,今天不會這么算了的?!顧蛋戰芪鞒槌雋聳種?,過去踢了一腳洛爾薩:「我沒玩出的花樣還多著呢!」

  招呼了一聲女孩,女孩回頭看了看哥哥,跟著杰西離開了房間……

  第五章:雜亂軍團(上)

  「過幾個月就要開始了?」加爾納森還在看那把吸收過精靈血的巨劍,時不時的彈幾下側耳細聽:「干完這一票我就不欠你了,往后你的大慈悲就自己去干吧?!?br />
  祭點了點頭:「我知道,我只需要你干這件事,現在,這位是加爾納森,武器大師加爾維納的兒子,巨劍大師斯塔爾的徒弟?!?br />
  瓦德森恭敬的鞠了一躬,伸出了右手:「您好,我叫瓦德森?!?br />
  加爾納森碰了一下瓦德森的手:「別這么規矩!瓦德森?來說說你都會什么?!?br />  「對于戰錘我比較熟練?!雇叩律低甌憧醋嘔蠱詿凳裁吹募傭繕?。
  加爾納森提起巨??岡諏思繽罰骸腹宋藝夤匚揖透嫠吣?,并且幫你打煉一把戰錘?!?br />
  祭選擇出去觀戰,客廳中的女精靈還在抽泣,加爾納森不禁抱怨:「落在我手里很好了,我從來沒有這么仁慈過,你最好識趣點?!?br />
  站在院落中瓦德森在武器架上找了一把戰錘,加爾納森舞動巨劍為自己造勢:「讓我看看你的進攻?!?br />
  一個完美的進攻會想好接下來怎么辦,一個破綻百出的進攻必定會被反而殺掉,尤其是重型武器。

  瓦德森握緊戰錘爆喝一聲,與氣質和面貌不符的表情凝聚在臉上,一次認真、充滿激情和必勝決心的表情。

  沖刺起來手上動作不停變化,戰錘在他手中宛如揮動樹枝一般輕松,接著沖刺一錘直接砸向了加爾納森。

  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加爾納森立劍抵擋,金屬響亮的撞擊聲震徹院落的每個角落。

  「動作、力道,還有你的細節,非常完美?!辜傭繕薏瘓?,通過這一擊他直接認可了瓦德森。

  ……

  安司徒在方藝雪的安慰下恢復了正常,此時伊妮德也醒來了,不過依舊神志不清:「嗯?瓦德森呢?」

  瓦德森晚上走的現在已經正午了,不知道他們去干什么了,安司徒想清楚了,他不能這樣了。

  他還記得自己的父親從前多么寵溺自己,但最終還是在他的要求下遍體鱗傷,也許自己不能這么寵著妹妹了……

  「伊妮德,他有事出去了,我們出去轉轉?」方藝雪坐到了還有些發蒙的伊妮德身邊。

  伊妮德點了點頭:「好啊,現在我有人可以談心了?!?br />
  這句話讓方藝雪有些摸不到頭腦:「難道瓦德森只是?」

  伊妮德搖了搖頭,雖然突然哀傷起來但依舊夸贊瓦德森:「他很好,他比我大很多,但是他很好,只是……」

  安司徒揮了揮手:「你們出去談吧,我可不想聽你們的心里話,小心點。如果出了事激活這個?!?br />
  安司徒拿出一個八角形圓盤,上面刻著符文:「你是法師而且強大,但是也要小心,牢記這里是亂欲之都?!?br />
  該回去看看妹妹了,自己離開的夠久,甚至連午飯早飯都沒去送。

  買了一些吃的安司徒回到了旅店,安雅趴在窗口上看著街道,目光復雜而且恐懼。

  安司徒已經想到了可能發生的事情,首先開了口:「你都看到了?這里就是這樣的,安雅我很抱歉。我不能瞞著你了,而且你需要自衛的力量,安雅,要出去我就必須努力?!?br />
  安雅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外面的街道,看起來不像是在生氣,但那種令人高處不勝寒的美,讓安司徒心中咯噔一下。

  自己的妹妹生氣時就是這樣的,但……安司徒正在抑制這種感覺,他需要改變自己的想法。

  「自己好好冷靜一下,吃了東西我們來談談?!拱菜就槳殉緣姆旁誆杓干?,坐在沙發上擔憂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雖然心急如焚,但是安司徒沒有并沒有表現出來,他在等,他不知道安雅在想什么,但是肯定不會發生好事……起碼現在不是。

  「嗯?在外面他很抵觸你和他的感情?」方藝雪有些不解。

  伊妮德嘆了口氣:「在外面我一直以他的女仆出現,在外面他對我也很冷淡……」

  「那你問過為什么么?」方藝雪正在疏導伊妮德的惆悵,但其實她自己也摸不到頭腦。

  伊妮德點了點頭,眉心出現了可愛的皺紋:「但他從來都不說為什么……我擔心……」

  「但他昨天說他愛你??!」方藝雪幾乎是立刻回答,伊妮德看起來很傷心。
  面對疑問方藝雪說出了自己的所見所聞,然后表示瓦德森跟祭走了,但絕對不會有事。

  兩人聊著走到了一條貧窮的街道,這里都是瓦房,甚至還有木屋。

  「姐姐不要往里面走了,換條街吧?!掛聊蕕巒蝗惶岢雋蘇馓踅ㄒ?。

  「沒事沒事,這里我沒有來過,順便看看,這里也沒人,有我?;つ隳??!?br />  方藝雪得意的讓魔法元素在自己身邊來回竄動。

  但伊妮德依舊有些疑慮:「可是你的強大有多強大呢?」

  畢竟自己登榜第十,這個破地方能有什么危險,然后拿出了圓盤:「還有這個呢,別怕?!?br />
  然后方藝雪開始說昨天晚上的事情,伊妮德也慢慢放松下來,時不時的輕笑幾聲。

  突然一個女孩兒從一間屋子里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臉上寫滿了驚恐,癱坐在地上喊救命。

  兩人跑過去聞訊情況,小姑娘說里面有怪物,雖然亂欲之都很混亂,但怎么會有怪物呢?

  方藝雪讓伊妮德照顧她,然后轉身看向黑洞洞的屋里,突然女孩推開伊妮德,用手帕捂住了方藝雪的口鼻。

  這一切太突然了,伊妮德看著這一切,一個男人走出了房間,然后是另一個。
  「沒想到今天逮到了老熟人!」其中一個男人命令身邊的男人:「去把兄弟們都叫來?!?br />
  伊妮德突然摸向了腰間,一把閃亮的火槍指向了那個女孩:「放開她!」
  那個男人不在乎的摸向了昏過去方藝雪的胸口:「她就是我的工具,你隨便殺,火槍只有一發,你是殺她還是……」

  硝煙在槍口升騰,鉛彈直接打爆了男人的左肩:「你廢話太多了!你沒機會……唔!」

  那個女孩撲倒了伊妮德,她的年齡比伊妮德還小,但是……伊妮德揮動火槍打昏了女孩。

  方藝雪此時慢慢睜開了眼睛,那個男人顫抖著,胳膊基本要脫落了,青筋暴起汗水以布滿滿臉,但他沒有叫,甚至沒有發出叫聲。

  此時方藝雪才反應過來,咒語在口中低沉的流轉,雷元素在她的控制下在掌中跳動。

  「這是我的地盤!」隨之應和的是一把飛射而來的匕首。

  這把匕首穿過方藝雪手中的雷系魔法,魔法立刻消散了,魔法匕首!

  「呦!你也是東方人??!小姑娘?!拐飧瞿腥擻滌兇旁枚哪兄幸?,方藝雪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那人身著一身參加宴會時的正規裝束,腰間掛著一把擁有美麗弧度的彎刀,上面籠罩著魔法的光暈與氣息。

  相貌平平只是那氣質雅然脫俗:「你如果投降我也許可以網開一面?!?br />  「為什么?」方藝雪不以為然,準備乘其不備給予致命一擊:「你就這么自信?」

  那男人嘴角微微翹起:「希望你的實力和長相一樣令我愉悅?!?br />
  一道殘影劃至方藝雪身旁,一記手刀砍在她脖子上,在她昏過去前微微一笑:「你對于魔法的知識太過簡陋了?!?br />
  「小妹妹放下你的火槍?!鼓腥嗽俅慰聰蛄艘聊蕕潞詼炊吹那箍冢骸蓋Φ觳還Х??!?br />
  伊妮德的眼睛盯著這個男人,雙手緊握火槍,模樣就像剛訓練時的小姑娘一樣。

  男人舉起雙手調侃著伊妮德:「放輕松,瞄準我的腦袋,距離有些遠,但命中率不低,來吧?」

  男人露出慈祥的笑容,但這一刻則是讓伊妮德更加恐懼,想象一下一個殺人魔剁著人體的殘肢向你微笑,那太……

  「太聰明了!」男人伸出細長無繭的手:「把火槍給我,我問些問題,如果有我感興趣的,你和她就能走了?!鼓腥擻悶ば吡頌呋韞サ姆揭昭?。

  伊妮德最終把火槍遞到了男人手中,男人滿意的點點頭,拍了拍伊妮德的肩膀:「先說說你是什么身份?!?br />
  伊妮德很聰明,他兜了一個大圈子,把一些厲害的人物都說了一遍,包括杰西。

  「哦?那個老胖子啊,恐怕那幾個人還會把你賣回去?!鼓腥巳撓腥の兜目醋怕塵值囊聊蕕?,然后朝那幾個才聞訊趕來的男人們。

  「我還認識一個刺客!」

  「我也認識,很多?!?br />
  「他叫祭,他……」

  男人示意伊妮德不要說話,然后把火槍還給了伊妮德:「和我說說他,希望你別做傻事,小天使?!?br />
  突如其來如父親般的溫和讓伊妮德松了口氣,也只能添油加醋的和這個男人說。

  方藝雪也比較安全,那幾個人想要拿老仇人泄泄火,直接被趕走了,看來這個男人是這里的頭。

  「找牧師那條手臂也保不住了!」

  「我真想干到她下不了床!」

  「兩次了!這他媽的!草!」

  那個小女孩兒瞪著大眼睛,拽著其中一個的胳膊:「我已經照做了,放了我和我媽媽?!?br />
  正在氣頭上的男人將她一腳踹翻在地:「把這家伙賣給西杰!她母親我們留下來!」

  「你們還我媽媽!」小女孩掙扎的站起來,再次被一腳踹翻在地。

  「實在是對你沒興趣,要不是早讓你體驗和你母親一樣的快樂了!」男人走向一個屋子打開了門。

  其中一個女人正騎在一個男人身上呻吟著,雖然三十多歲,但容顏和身材依舊讓人浮想聯翩。

  「媽媽!」女孩叫嚷著,跌跌撞撞的跑到屋子前便被男人一把按住了。
  女人見到自己的女兒淚水直接流了出來,她身下的男人加快了抽送,兩個豐滿的乳房隨著身體的起伏晃動著。

  「喂!再他媽哭連你女兒一起!」身下的男人立刻停止了抽動,轉頭看向了還在痛哭的女孩兒。

  「不要!她還是個孩子,你們不能……」說到這里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好好表現,就想象我是你的丈夫?!鼓腥艘鹺蕕男ψ牛骸傅惚鶩?,我不是,是一個連你女兒都不想放過的男人,哈哈哈!」

  女人抽泣著自己動了起來,在自己女兒面前,在其他男人身上,讓別的男人的陰莖在自己的陰道進出,在自己女兒面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