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哥pk10冠军杀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欲望戰勝了理智
欲望戰勝了理智

pk10五码34567定位法:欲望戰勝了理智

和母親發生完關系之后,每當我看見疲憊不堪的父親下班回來的時候,心里都會徒然一緊,那種強烈的犯罪感讓我非常難受,搞得我一直沒想過再去碰她。

  母親倒是每天中午都會去臥室午睡,而且是換上睡裙開著門睡,我知道她是在暗示我。本來就是風流嫵媚的年紀,又被表哥給把身子里的淫欲徹底開發出來了,兩天不做心里就癢癢地跟螞蟻在爬似的。

  由于一連幾天我都沒去碰過她,母親忍不住就給大姨家打了個電話,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旁邊看電視。

  母親先是和大姨寒暄了幾句,然后說周末想去她家住兩天,大姨在電話那邊支支吾吾的說自己家里忙,實在是沒功夫,不讓母親過去。母親說正好去幫個忙什么的,可誰知大姨死活就是不讓她去,倆人墨跡了一會,母親突然聽見電話那邊傳來幾聲陌生男人的淫笑,心里瞬間就懂了,不再堅持,很快就掛了電話。

  掛完電話母親默默猜測著剛才電話里淫笑的男人是誰,心里胡思亂想著。想著想著居然幻想到了一個黝黑健壯的男人,在大姨白皙肥美的屁股后盡情聳動的場面。雖然知道這樣對不起自己姐姐,但實在是身子太需要滋潤了,總是控制不住的往那方面去想,沒一會內褲就濕了,也顧不上去想大姨的事了,去臥室換上睡裙,穿著絲襪高跟,回到客廳足尖輕輕踢了踢我的腿說:【小斌…媽要午睡,不準看電視了,吵得人睡不著?!?br />
  【不看電視能干啥?外面這么熱】我被母親性感的打扮勾起了欲望,幾天沒發泄過了,此刻精蟲上腦,心里哪還有什么犯罪感。

  【臭小子,干什么不比看電視強…】母親臉色微紅,語氣有點嗔怪。

  我伸手摸了一把母親腿上的肉色絲襪,嘿嘿一笑:【你就快去睡吧?!?br />
  母親眼睛媚的好似要滴水一般沖我笑了笑,風情萬種的轉身,搖曳著渾圓的雪白豐臀,踩著高跟鞋進了臥室。

  我在外面看著表等了十分鐘,然后也進了母親臥室,之前還輾轉反側的她聽見我進屋以后就在床上躺著不動了。

  【媽,睡著了么?】我上床躺在她身邊,母親不動聲色往里讓了讓。

  母親夢囈般嗯了一聲,裝的特別像睡夢中的樣子。

  我右手撐著頭,左手從上到下慢慢撫摸過母親凹凸有致的身子。母親被我摸的身子和心里都在發癢,全身不自然地輕輕發顫。

  摸完以后我也憋不住了,翻身壓在母親無比柔軟的身子上,像上次一樣雞巴先在肥厚濕潤的陰唇上來回蹭了幾下,然后猛地插了進去。干了幾十下,母親就有點進入狀態了,肉絲美腿主動圈在我身后配合著我。這時我停了下來,母親發情時身子實在是太熱了,壓在上面弄的我全身都是汗。

  母親見我停了有點急,腿圈著我慢慢往她身體里壓。

  【媽,太熱了,我去拿風扇過來?!?br />
  母親輕輕嗯了一聲,松開了腿。

  我急忙甩著雞巴跑到客廳把臺扇搬了進去,插上電吹了一會感覺涼快多了,然后把風扇對準床,準備再次提槍上馬。

  這時母親在床上突然翻了個身,跪趴在床上,臉埋在枕頭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起,一堆蜷曲的陰毛包圍著兩片赭紅色的陰唇,晶瑩的淫液正從陰唇口一滴滴往下滴……我興奮極了,上了床雞巴貼在母親肥厚濕軟的陰唇上,前后磨了幾下,揚起手使勁朝母親圓潤的大屁股上拍了下去,一個清晰的手掌印立刻在母親雪白豐腴的臀肉上顯了出來。

  母親悶哼了一聲,顯然是被打疼了??醋拍蓋拙鎰糯蟀灼ü殺晃掖?,感覺實在太刺激了,忍不住又使勁抽了幾巴掌,打的母親雪白的大屁股上一片通紅才停手。母親雖然被打的一直哼哼,但還是很順從的撅著屁股沒有動過。

  甩了甩有點疼的手,沒再戲弄情欲熾熱的母親,下身一挺,雞巴頂開兩片肥滑的陰唇,捅進了火熱泥濘的屄里…我扶著眼前母親圓滑柔軟的大屁股,肆意地往上面撞擊著,清脆的啪啪聲,母親連續不斷的悶哼聲接連響起。干了一會又抓起她的胳膊,母親十分配合抬起頭,上身與床平行,雙手向后被我反拉著,吊在胸前的大奶子隨著撞擊不停地來回跳動。這時候母親猶如一匹被征服的母馬,被我騎在身后盡情馳騁,不過看不到她此刻飽受情欲煎熬的俏臉,有點可惜。就這樣又干了幾十下,我非常想看看母親現在動情時的臉,用力拉起來她的雙手。母親配合的直起身子,手臂和我胳膊纏在一起,兩人十指緊扣。她可能是這樣被表哥操習慣了,滾燙的玉背貼在我身上以后扭頭側著臉就親我,親的非常熱情,雖然閉著眼睛,但沒幾下找到了我的嘴,靈活的舌頭鉆到我嘴里,纏著我的舌頭跟我一點點交換唾液,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傳到了我的神經…母親屄里越來越滑,但陰道卻還是夾得那么緊,里面的赭肉被頂開以后緊緊包裹著我的雞巴,好像會蠕動一般,加上她的熱吻很快就讓我堅持不住射了出來。

  射完以后我松開懷里滾燙發熱的母親,母親全身濕的就好像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大白屁股泛著水光,失去我的支撐后無力地撲在了床上。

  欲望發泄出來之后,惡心和厭惡的感覺再次浮上心頭,呸了一口流到嘴角的汗水,正好吐在母親裸露的香肩上,我也沒給她擦,直接就走了。

  【這天氣真熱死人…睡了媽一身汗?!亢蛻洗我謊?,過了一會兒母親慵懶的靠在門口跟我抱怨,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我啥時候改名叫天氣了?】看著母親故意演戲,厭惡感更強了,直截了當的戲謔了她一句。

  【瞎說什么鬼話…】母親俏臉紅了一下,跺了跺腳走了。

  第二天母親主動去買了兩臺新的風扇,我看著她在那裝模作樣的淡定樣就感覺好笑,不過也沒有戳破她的心思。

  母親之后又給大姨家打過幾次電話,但是大姨一直都是支支吾吾地不讓她去,母親雖然著急但也沒辦法,每次問的時候表哥都不在家,不是跟著姨夫進貨去了,就是去找技校同學玩去了,還跟大姨要了點錢出去旅游了十幾天。后來她也想開不去問了,畢竟她的心態早就變了,感覺大姨在這風韻猶存的年紀能享受一下也是好事。

  那個暑假我跟母親做過十幾次,剛開始每次做完都得等五六天心里的惡心厭惡才能消下去,然后等精蟲上腦,欲望壓過犯罪感的時候才會去干上一次。幾次之后犯罪感就沒那么強烈了,因為已經有點習慣了,之后次數就開始頻繁起來,兩三天的就會做一次。

  暑假快結束的時候,我操完母親就已經感覺不到什么犯罪感了,射完會摟著她玲瓏浮凸的身子親熱一會才離開。母親很享受高潮之后跟我之間的親昵舉動,非常順從地任由我在她身上胡鬧了,或許她也已經習慣了我們這樣的相處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