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超哥pk10冠军杀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哥哥戀妹妹足
哥哥戀妹妹足

pk10自动投注软件骗局:哥哥戀妹妹足

今年20歲的項宇是個懦弱的男生,不僅在學校經常被同學欺負,就連妹妹項晴也總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他。

  久而久之,項宇變得孤僻不愛說話,每天沉浸在網絡世界里尋求慰藉。
  某一天,項宇無意間進了一個戀足網站,滿目琳瑯的美足看得他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從那時起,項宇開始偷偷關注女生的腳,在學??磁У?,在家便看妹妹的。

  他渴望著有一天能向視頻里那樣捧著一雙玉足美美地品嘗一番。

  為此,項宇時常偷偷拿妹妹換下來的襪子在自己房間里又舔又聞,甚至套在**上打飛機。

  每次射完,他都會立刻拿去洗,然而有一次卻忘了。

  這天周末,項宇依舊呆在房間里上網。

  家中只有妹妹項晴一人在收拾東西,像是要出去玩。

  他豎耳傾聽屋外的動靜,只等妹妹出門后爽個夠。

  「哥哥,我出去一會?!?br />
  「哎?!?br />
  項宇應了一聲,等妹妹關上大門,他便來到洗衣機旁,果然找到了一雙還未洗的藍色棉襪。

  項宇拿起襪子迅速趕回房間,迫不及待地解了褲帶,將兩只襪子分別放在鼻子上和雞巴上一邊使勁聞妹妹的腳味,一邊套弄。

  項晴雖是個愛干凈的女孩,但穿在腳上一天的襪子也會留有臭味,不過對項宇來說沒有比這更令他陶醉的了。

  襪子上那香中帶臭的氣味很快讓項宇臨近噴發,他套弄的速度漸漸加快。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嘲諷而鄙夷的聲音:呵呵,果然是哥哥干的好事。
  項宇一抖,扭頭驚恐地看著妹妹,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的妹妹今天穿著白T恤,紅色褶裙配上黑色的連褲襪,看起來十分漂亮。
  「變態哥哥,繼續啊。

  反正你也經常弄臟我的襪子,對吧?「項晴邪惡地笑道,原來那次項宇忘了洗被她發現了上面的污漬。

  「怎么?我的襪子就那么好聞嗎?」項晴緩緩走近,居高臨下地望著他。
  「說話!」項晴眼睛一瞪,抬腳就把哥哥踹倒。

  「妹妹,我…」「你什么你!我怎么會有你這么變態的哥哥?氣死我了,喜歡聞是吧?好給我聞個夠!」項晴越說越氣,粗暴地踩在項宇臉上使勁輾動。
  項宇立即聞到一股強烈的腳臭,差點就要被熏吐了。

  不過理虧的他不敢反抗,仍舊乖乖地聞。

  聞得久了,發現更加能刺激自己的欲望,原本萎了的**又豎起來。

  「這雙連褲襪我故意穿了好幾天不洗,沒想到你還興奮了?果然變態到無可救藥!」項晴干脆雙腳都踩上他的臉,整個人的重量都壓上去。

  還好項晴不怎么重,不然項宇哪里受得了。

  只是被這么踩著,他的呼吸就受到限制,吸進去的除了腳臭還是腳臭。
  他的**脹得發疼,迫切需要射出來緩解一下。

  項晴發現了這點,便去拿根細繩捆緊**的根部,然后一屁股坐在項宇臉上伸著雙腳盡情玩弄**. 在妹妹的玉臀下,項宇聞到了源自少女的芳香命根感受著兩只絲襪玉足的夾揉擠搓,方才的噴發感又重新涌現。

  然而根部被緊縛令他不能如愿。

  「怎么,要射了?真沒用!啊,我有辦法讓你暫時不射?!?br />
  項晴站起來來到哥哥雙腿間,沖著子孫袋猛地踢兩腳。

  項宇立即發出慘叫,命根也真的軟下來了。

  「哈哈,我的辦法很有效呢。接下來玩什么呢?嘿嘿,有了?!?br />
  項晴脫下黑色連褲襪套住哥哥的腦袋,將襪尖塞到他嘴里,然后拉起兩條腿用左腳使勁踩兩顆蛋蛋。

  「哈哈,怎么樣?被妹妹的腳丫踩是不是很爽?變態哥哥,我要踩爆你——」項晴越來越用力地踩踩的同時還叉開腳趾使勁夾擠根部。

  不一會,項宇的**在玉足的**下又堅挺起來,一股尿意油然而生。
  「又要射了?看我的!」項晴揪住繩子兩頭,發力一勒緊命根頓時青筋暴起,卻也射不出來。

  「求我啊,變態哥哥,求我讓你射?!?br />
  項晴邪笑道。

  「求你了,妹妹?!?br />
  「嗯,我反悔了。

  幫你松開吧,不過不許射,給我忍著,不然我告訴爸爸去?!?br />
  「妹妹…我忍不住了…」「不行噢!我還沒玩夠呢?!?br />
  項晴拿起把剪刀,小心翼翼地將刀背嵌進馬眼里。

  不料,項宇被冰涼的剪刀一碰,渾身一顫,大量白色液體從馬眼噴發出來。
  強烈的快感令他一陣目眩。

  項晴火了,因為一部分液體還噴到她臉上了。

  她丟開剪刀,站起來對著軟趴趴的命根踹了一腳又一腳,直踹得項宇痛叫連連。

  「踢死你踢死你!敢射到我臉上?我要踢爆你!」項晴怒不可赦,一腳比一腳狠出乎意料的,那根東西居然在她的腳下又挺起來了。

  「大變態!」項晴用力地踩下去。

  「嗷嗷嗷嗷嗷嗷!」項宇捂著襠就地打滾,痛的臉色發青,滿頭大汗。
  「哼,今晚等著瞧!」項晴恨恨地甩下這句話,摔門而去。

  晚上,一家人坐在餐桌吃飯。

  心虛的項宇低著頭不敢看妹妹,他知道妹妹一直盯著自己。

  好幾次項晴開口說話,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生怕項晴將自己戀足的事告訴父母。

  突然,項宇感到腿間有東西在動,稍微低頭一瞧,竟是妹妹的赤足。

  想不到她如此膽大,敢在父母眼皮底下做這樣的事。

  那只嬌巧的赤足靈活地挑開襠門,夾住小兄弟的根部滑動著。

  項宇頓時一抖,用哀求的眼神看妹妹。

  項晴根本不理他,一邊玩弄**一邊和父母說話。

  這頓飯項宇吃得很痛苦,一來要忍住由命根傳至全身的快感,二來還要注意不被父母發現。

  所謂食不知味應該就是如此吧。

  飯后,父母照舊出去散步,家中又只剩兄妹倆。

  項宇有些害怕,妹妹會對自己做什么?正想著,項晴來了。

  「哥哥,我是來道歉的,下午不應該那么對你。

  哥哥不會怪我吧?「項晴一上來就露出愧疚的神情,搞得項宇不知所措」不,不怪你…「」真的嗎?「項晴可憐兮兮地問道。

  「嗯…」「呵呵,那就好?!?br />
  項晴態度一轉,猛地踏住哥哥的命根,冷笑道,「既然這樣現在來算算總賬。
  說!用我的襪子玩了多少次!「」???「項宇傻眼了。

  「啊什么??!變態,被我踩很爽是嗎?!」項晴發現哥哥的命根硬了,于是更用力地又踩又輾。

  「站起來!」項晴命令道。

  項宇乖乖照做,接著項晴雙手扶住他的肩膀,抬起大腿狠狠撞進胯下。
  堅硬的膝蓋與命根的碰撞發出沉悶的聲音。

  項宇捂著襠慢慢跪下,嗚嗚呻吟。

  「嘻嘻,挺好玩的。起來,我要多頂幾下?!?br />
  「別別…我疼…」「快點!想讓我告訴爸爸嗎?嗯?!」「不想…」項宇艱難地起來,

  哀求道:「妹妹輕點好嗎?」「啰嗦!喏把襪子含著免得叫出聲來,我聽著煩?!?br />
  項晴將白天那條黑色連褲襪整個都塞進哥哥嘴里,然后做幾個高抬腿熱身。
  「要開始嘍——3,2,1…」項晴的大腿隨著倒數結束開始快速抬起落下,每一擊都快準狠頂得兩顆蛋蛋四處亂竄。

  「變態哥哥,我頂死你!」項晴一下比一下用力,越頂越興奮直到累了才停下。

  出乎意料的是,命根居然被頂得脫精了。

  不過它的主人此時的表情幾近扭曲,又紫又青,怪嚇人的。

  「變態就是變態,這樣也能射。

  喂,還沒死吧?「項晴站在哥哥頭頂,腳踩他的臉,命令道」舔!「項宇伸出舌頭舔著妹妹的腳底,將上面的香汗悉數卷進口中精力旺盛的他不一會又勃起了。

  「哦?又硬了,哥哥果然夠厲害嘛?!?br />
  項晴索性把腳插進哥哥口中,反復一抽一插「強奸」他的嘴。

  「現在一邊舔一邊自。

  慰給我看!「項宇聽話地握住命根套弄,房間里回蕩著咕嚕咕嚕的聲音。
  「看你這么熟練,小妹我真是又羞愧又生氣,怎么會有這樣變態的哥哥?」項晴抽出腳丫以69的姿勢趴在哥哥身上,大腿牢牢夾住他的腦袋說,「用你的賤嘴舔我的那里!」此時項宇的口鼻完全貼在妹妹的胯下,那里飄著淡淡的奶香和些許騷味。

  這股味道令他更加亢奮,賣力地舔起來。

  「啊…啊…你這臭變態的舌頭還挺不錯的,好舒服…」項晴漸漸意亂,也用小嘴含住哥哥的命根搖晃起腦袋。

  「啊…不許再伸進去…啊…伸進去…深深地伸進去…啊…」「啊…臭哥哥…變態哥哥…啊…好舒服…快點…不許?! 瓜釙緄睦碇撬孀鷗叱繃俳鸞ドナ?,她的大腿根部緊緊夾著哥哥的腦袋往里擠迫切要讓哥哥的舌頭插得更深嗯。
  與此同時,她更快地吞吐命根,滑嫩的小舌頭使勁往馬眼里鉆。

  「啊…??!我要飛了!」「唔…」兩人在這一刻同時達到暈眩的最高點。
  各自臉上都沾滿了彼此的液體…幾分鐘后。

  「??!變態!你竟敢射到我臉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br />
  「變態!你死定了!」怒不可赦的項晴咬住命根的同時,兩條大腿尋著哥哥的脖子狠狠地絞纏起來。

  無辜的項宇慘叫連連,下身的劇痛和脖子兩側的壓迫感同時折磨著他。
  不過妹妹的足下生活才剛剛開始…2、

  「妹妹大人,我…我受不了了…」「啰嗦!這才第幾次呀哥哥的精力不是旺盛得很么,小妹這可是好心呢!」「唔…啊…」隨著一聲嘆息項宇的子孫根在妹妹玉足的玩弄下噴發了這已經是第五次了…「咦,這次怎么這么少???不行再來一次!」項晴噘起小嘴,再次用玉足愛撫軟趴趴的子孫根。

  「?????!」自從偷妹妹的襪子被發現后,項宇的生活便完全改變。

  每天,項晴都要跑來蹂躪他,一天被弄射幾次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如今項宇感覺腰酸腎疼,著實吃不消了。

  可是他也只能哀求,若是惹惱了妹妹,妹妹肯定會告訴父母,到時候他死得更慘。

  「呃…」沒多久,項宇又射了,射出來的只是一些氣泡。

  「又這么少?哼,真沒用!」項晴說罷對著命根狠狠剁了一腳,離開了哥哥的房間。

  「唉…」項宇躺在地上郁悶地嘆口氣,這幾天射精的次數簡直比兩個月的都要多,現在就算是一個極品美女赤裸站在面前估計也沒什么欲望。

【完】